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宗教團體 > 正文

貴州佛教

更新時間:2014-06-13 16:28 點擊數: 次 【字體: 打印本頁

 第一章佛教傳入及活動

  佛教于西漢元壽元年(公元前2年)傳入中國,唐代傳入貴州。有禪宗(臨濟宗和曹洞宗)、凈土宗、密宗、法相宗以及天臺宗、華嚴宗等派別。2000年,依法登記的寺廟297座,信徒21.98萬人。信徒遍布全省,遵義、貴陽、安順較多。

第一節唐代貴州佛教

  唐代中期,中央王朝因抗擊南詔,朝廷招募一批北方大姓入黔定居。這些外籍移民多來自佛教繁盛之地,有的信仰佛教,入黔定居后興建寺廟。唐武后垂拱元年(685年),牛騰被貶任牂牁建安丞,謫居貴州3年,建寺廟數座。

  唐代,南詔興起,其疆域曾包括今黔北、黔西、黔西南的部分地區。南詔佛教(以密教為主)對盤州隸屬的盤水縣、耒南縣、附唐縣(今盤縣、普安、晴隆及興義市)的“僰人”(今白族)有一定影響。

  唐代,黔北和黔東地區已建有:遵義大悲閣,綏陽金山寺、臥龍山寺,桐梓金錠山寺、興旺寺、玄鳳寺、三座寺,習水景福寺,仁懷永安寺,正安大成寺、蟠龍寺,沿河福常寺,萬山彌勒寺,岑鞏螯山寺,黃平寶相寺,印江大圣登鐵瓦寺等。桐梓金錠山寺,位于今縣城南15公里洞子河岸,約建于唐貞觀十六年(642年) 前,寺內有唐貞觀中鑄鐵磬(清同治年間遺失)。金錠山寺是貴州有文獻可考的最早的一座寺廟。桐梓興旺寺,建于唐貞觀十六年(642年)后,原為城隍廟,遷白鷺埡稱靈通寺。桐梓三座寺,在桐梓元田文筆山上,由長壽寺(又名古遵殿)、青都觀、瓦廟子三座廟宇組成。其中長壽寺始建于唐乾符三年至天復年間(876~903年),寺由東皇殿、三尊殿、觀音殿組成。仁懷景福寺,位于今土城鎮赤水河東岸,始建于唐景福年間(892~893年)。仁懷永安寺,位于今云安鄉,建于唐初,明萬歷二年~三十九年(1574~1611年)擴建。正安蟠龍寺(又名蟠溪寺),在今蟠溪鄉境內。正安大成寺,在今正安城北25公里,唐乾符年間(874~879年),南詔陷播州時已建。沿河福常寺(永佛寺),在今縣城北5公里,到民國時寺內尚存有唐代銅佛、羅漢、鐘磬等。

  唐代貴州僧人有通慧、海通、義舟和普達等。通慧在黔東創建了鰲山寺,又以醫術名聞京城,奉詔治愈唐玄宗的病。玄宗賜金帛未收,玄宗又賜馬供其乘騎還山。海通系貴州人,生活于唐玄宗時期(712~756年),他住大渡河、青衣江和岷江三江匯合處的凌云山上寺中,見江流匯聚山麓,每至夏汛期,常常傾覆過往船只,造成慘劇,決心開鑿彌勒大佛像,以鎮煞水勢,永鎮風濤。經過18年施工,至開元十八年(730年)完成頭部、胸部。海通去世后,四川節度使仇兼瓊、韋皋繼續開鑿,至貞元十九年(803年)完成,歷時90年。大佛通高71米,肩寬28米,是迄今世界上最大的石刻佛像。義舟與中唐人劉禹錫有交往,劉禹錫在《送義舟師卻還黔南并引》中贊揚了義舟博學多才和方外之風,義舟以其對黔中山川風俗之熟悉,且又有較高的佛學造詣,贏得了劉禹錫的敬佩。

第二節宋代貴州佛教

  宋熙寧五年(1072年),辰州(在今湖南)人張翹與李資獻書朝廷,言“辰州之南江乃古錦州(今銅仁地區),地接施、黔、牂牁,世為蠻人向氏、舒氏、田氏所據,地產朱砂、水銀、金布、黃蠟,良田數千萬頃”。朝廷即派章惇察訪荊南北路,經辦五溪(南江)事,章惇至辰州,令李資、張竑、明夷中以及王雱所薦之越州僧人愿成等10余人隨同前往。

  宋代,貴州的土官土酋熱衷崇佛興寺,佛教影響深入少數民族地區,貴州腹地開始建寺。宋天禧四年(1020年),知古州(治在今榕江)剌史向光普營建僧齋,以祝圣壽。黔東北思州(治在今思南)土酋田元猛事佛。宋紹興十一年(1141年),思州田祐恭奏狀乞于黔州建寺院,以安僧眾,敕賜建集福院。南宋開禧三年(1207年),普寧州土酋孟氏被苗酋雜克率部追殺于牂牁江(今北盤江),因杭州雷峰寺游方僧慧光、慧明相救得歸,遂于清涼洞中建佛殿。南宋初期,播州土官楊氏第11世楊選興修寺宇,移銅佛于觀音院,聚僧招徒,禮佛傳法。南宋嘉泰至寶慶年間(1201~1227年),第13世土官楊粲同時崇奉佛道儒三教,修建寺廟、道觀多處,創立普濟庵于湘江之畔。南宋寶慶三年(1227年),14世楊價親自選址在播州(治今紅花崗區)城西碧云峰下興建“大報天正一宮”,其中塑有釋迦佛像。楊價臨死前大飯群僧,趺坐誦佛書數語而終。

  宋代寺廟有紅花崗區萬壽寺、福源山寺、桃溪寺,遵義縣金山寺、普濟庵,習水羅漢寺,桐梓崇恩寺、鼎山寺,務川銅山寺,正安善緣寺、高峰廟;黔東印江西巖寺,沿河集福院、中勝院,思南城子寺,黃平寶珠寺、岑鞏回龍寺等。其中,紅花崗區萬壽寺,在遵義龍山上,宋嘉定初(1208年)建,明洪武末重修,稱龍山寺。桐梓崇恩寺,又名青蓮院,宋元祐八年(1093年)鄉人趙高峰(曾任長沙太守)興建,聘從白為住持。印江西巖寺(又名西崖寺)在縣城2.5公里甲山寨,始建于宋乾德三年(965年),明嘉靖年間重建。

第三節元代貴州佛教

  元代指空在黔西北傳播佛教。指空系元代來華的印度僧人,梵名提納薄陀,法號蘇那的沙野,古鳊摩揭陀國王子。延祐二年至七年(1315~1320年)繼蜀僧朝宗之后,擴建武定城西獅山正續寺。其后抵昆明,去大理,至金齒宣撫司,再入滇東黔西北烏撒烏蒙部落,大約在至治末年(1323年)復至中慶路(今昆明),經滇東北至黔中,經過鎮遠入湖南而至中原。烏撒烏蒙,為彝族烏撒部領地(在今威寧縣境)。當地土司及民眾禮指空為師,建廟塑像禮供。

  元至正年間(1341~1368年),江西廬陵縣(今吉安)商人彭如玉入黔,在貴陽建普安堂(后稱大興寺),傳“普庵祖師釋氏法教”,貴州僧真賢嗣其法。

  元代,興建的佛寺有貴陽大興寺,開陽高峰寺、云泉寺、圓興寺,福泉月山寺,紅花崗區大德護國寺(湘山寺)、集貞觀,正安普明寺、華嚴閣,綏陽蒲象庵(回龍寺)、長磏寺(長嵌寺),道真普照寺,仁懷觀音閣,鳳岡崇佛寺、仙山寺,安順圓通寺,福泉月山寺、甕安五云寺,銅仁正覺寺等。湘山寺,位于紅花崗區湘江左岸的湘山之巔,建于大德年間(1297~1307),名護國寺,至明代因山而名湘山寺。圓通寺,位于今安順市南法院路西秀山腳,寺后佛塔建于元泰定二年(1325),佛塔所刻佛像眾多,工藝精湛。建廟時間應早于此時。元代,黔北黔東地區還出現了金鼎山、中華山等佛教名山。金鼎山,位于紅花崗區金鼎鎮,因山分九支,如九龍環拱,又名九龍山。元時,播州楊氏土官在山地建有避暑行宮,在近山巔金桶處修建金桶寺。中華山,位于今萬山特區敖寨侗族鄉金家場村,原名和尚巖,元代建草庵供佛像。明洪武初年,在前山建正殿、玉皇閣、金頂,后山建副殿。

第四節明代貴州佛教

  永樂十一年(1413),設貴州布政使司。朝廷采取土流并治政策,貴州遍設衛所,推行軍屯、民屯、商屯。大量移民進入貴州,信仰佛教的移民在居地建佛教寺廟,為僧人入境提供了條件。同時交通改善,湘黔、滇黔、川黔、黔桂4條驛道交匯貴州中部,有利于佛教傳播。此間,密教神僧傳法黔中。

  明萬歷以前僧人所建寺眾多,著名者有:貴陽東山三省寺(又名法曇寺)、息烽鳳池寺,遵義桃溪寺、瓦廠寺(舊名復興禪寺),安順東林寺,平壩天臺山伍龍寺,普定玉真山寺,長順白云山寺,貴定陽寶山蓮花山寺和飛鳳寺,黃平月潭寺,安龍玉泉寺(俗稱大佛寺)、普安松巋寺等。后又有丹霞山護國寺(明天啟年間建),普濟重建金鼎山佛殿(明崇禎年間建)。

  士民私人建了遵義禹門寺(沙灘寺)、黃鐘寺、普濟庵,息烽慈心寺,修文水口寺,松桃回龍寺,思南觀音寺,湄潭永興寺等寺廟。貴州多為喀斯特地貌,石巖洞穴眾多,僧徒士民以洞穴改建的寺廟遍布黔中,其中著名的有安順石佛洞,興義大佛洞,施秉華嚴洞,貴定牟珠洞,鎮寧雙明洞等數十處。

  貴州地方土官、流官多興建佛寺、崇奉佛教。僅貴陽、安順、遵義、黎平、都勻、石阡、鎮遠、平越(今福泉)、思南、銅仁10個府,由各府主要官員出面興建的寺廟就有52座。洪武年間(1368~1398年)征南將軍傅友德、右副將軍沐英建安順石佛寺,指揮黃鏞建都勻觀音寺,總兵周驥建黎平觀音寺,副使趙之屏建福泉三教寺;正統年間(1436~1449年)武略將軍王仲驤建畢節惠泉寺;天順年間(1457~1464年)指揮王聚建凱里清平圣壽寺;成化年間(1465~1487年)貴州按察司副使吳立建觀音寺,鎮守太監鄭忠建貴陽永祥寺;嘉靖年間(1522~1565年)安撫使宋廷章建甕安回龍寺;萬歷年間(1473~1619年)貴州巡撫郭子章建施秉華嚴寺,兵備道傅光宅建遵義海朝寺,郡守江大鯤建石阡迎恩寺;平越(今福泉)人葛鏡,萬歷十四年(1586年)辭官回鄉,在楊義司大坡險隘處修建興佛閣,赴云南購回銅鐘贈給月山寺,迎彌勒佛1尊供于興佛閣內。明崇禎末年南明貴州總兵羅聯芳(皮熊)捐銀修銅佛寺蓮臺,建殿六楹,由王氏(尼)住持,并分頒給王氏保護令牌兩張。

  地方官員還向帝王、太后請賜黔中寺名,并興建皇家寺院。貴陽大興寺,原名大慶寺,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貴州都指揮顧成請蜀王改賜為“大興國寺”;興仁護國寺,為永樂年間云貴總督金瓊出資興建,明成祖敕封寺名;畢節普慧寺,原名福泉寺,正統十四年(1449年)明英宗賜寺名;赤水市普豐寺,正統間英宗賜寺名;貴陽永祥寺,原名潮音寺,古名觀音堂,鎮守貴州太監鄭忠于成化四至十年(1468~1474年)重修擴建,由他上書懇請明憲宗賜額,名“永祥寺”,并賜璽書護持。

  明初,中央朝廷建立僧官制度。貴州宣慰司、烏撒軍民府、播州宣慰司、畢節衛及安順、思南、黎平、銅仁等府也設立僧綱司。明代貴州的僧綱司駐寺有貴陽大興寺、安順圓通寺、遵義大士閣、務川東泉寺、烏撒(今威寧)能仁寺、畢節慈慧寺等。僧綱司設僧官衙門,僧官有“輔佐王道,化導邊民”之責,負責處理境內建寺、度僧、誦經、勤惰、僧籍、戒律、僧事糾紛,以及舉辦各種祝祈法會等。貴州僧綱司設于貴陽大興寺,該寺遂成為貴州佛教的中心,朝廷對該寺僧官寵遇有加,永樂八年(1410年)寺僧慧智赴京受職,得賜《洪武南藏》1部歸寺。萬歷三十年(1602年)寺僧法印赴京,受慈圣太后召見,太后又賜寺名“大興慈圣禪林”,并賜《永樂北藏》1部和紫衣、金佛、玉瓶等物。

  此間,密教傳入貴州,與貴州本土原始宗教有相通處,為民眾所接受,有一定影響。密教僧人多重術數而輕法理,迎合世俗的需要,祈福禳災。貴州文化落后,巫風盛行,故密教一傳入貴州,便很快為黔地的官僧士民普遍接受,迅速傳播。當時黔中名僧有白云、寂明、自然、月溪、灑灑、愿如、祖復、性良、廣能等。

第五節清代貴州佛教

  清初,移駐安龍的南明永歷帝大勢已去,許多追隨永歷帝的官員和士大夫削發為僧。知名者有右僉都御史錢邦芑(大錯),河南道御史陳起相(大友),兵、禮二部尚書鄭逢元(天問),黃岡知縣黎懷智(策眉),東閣大學士兼兵、禮二部尚書程源(天目),總兵孟本淳(葛天),禮部郎中鄭之珖 ,貴州提督、定番伯皮熊(又名羅聯芳),兵部員外郎陳祥士(希聲),錦衣指揮黃某(眼石),屯田副使謝國楩(世空),麻哈知州談亮,儒生朱文(大傲)等。他們原有的地位、影響及學識,成為推進佛教發展的因素。

  清初,中原、西蜀僧敏樹、燕居、余山、海云、語嵩、祿藜、赤松、鐵梅、梅溪、三能、行之、慧月、鈍峰、嵩目、語圣、語賢、語林、古源、藍田、卓庵、佛會、完真、祖融、古雪、云峰等進入貴州,創建寺院,傳播佛教。

  佛教人士架橋鋪路,引泉開渠,植樹造林,救死扶傷,擴大了佛教的影響。清初自然住高峰山時,在寺廟周圍植柏樹千余株。順治十四年(1657年)碧云往來阡城(今石阡)鄉中,以黃金濟貧者。清康熙年間僧人文遠(法名圓定),造都勻頭塘石橋??滴醵?1687年)照徹由江蘇、浙江云游至遵義,出資并募捐修復城東門外湘江橋,此橋因名吳公橋??滴跄┠晷淖谠朴沃疗街?治在今平塘縣平湖鎮),見城外4公里處的龍洞有泉水,乃開溝引水,經數載終將洞水引到壩上,使兩壩千余畝田土盡得灌溉之利。道光年間,興義天榜山寺僧慶如,修整天榜山石路百余丈。

  清初貴州佛教僧人著述較多,有語錄、燈錄、疏論等?!墩Z錄》有《丈雪語錄》、《敏樹語錄》、《語嵩語錄》、《赤松語錄》、《梅溪語錄》等40余種;燈錄有丈雪《錦江禪燈》,如純《黔南會燈錄》;著述有如登《轉識論》、兩生《楞嚴經解》、燕居《楞嚴總論注》、大錯(錢邦芑)《雞足山志》、大友(陳啟相)《摩詰詩評》等。僧人善畫能詩者亦不少。丈雪、兩生、語嵩均工書法;大錯善書畫,尤精草書和隸書;世空的小楷精絕;休休能詩善畫。僧人傳世詩作有丈雪《青松集》,大錯《梅花詩百首》,大冶《方外集》,月莖《一庵詩集》等;

  清中葉以后,貴州佛教受到儒、道兩家思想及當地民間信仰影響,貴州境內出現了佛神合祀一廟,佛道儒巫并存一山現象。僧道果,俗姓陳,湖南人,住持鎮寧城內列峰寺,精習堪輿、相術,受民眾推崇。峨眉山九老洞僧源章,主持大定回龍閣,他通醫卜星相,有請必往。此外,僧人趨于功利,損害佛門聲譽的事時有發生。

  咸豐、同治年間(1851~1874年),貴州戰事不斷,許多佛教寺廟毀于戰火。道光時,貴陽有寺廟有200余座,遵義有300余座,息烽有100余座,咸同后均所剩無幾。黔東梵凈山數十座寺廟被毀。

  “廟產興學”使佛教受到一定破壞。廟產興學是指提取寺廟財產興辦義學。具體辦法有:將寺廟財產分成兩分或三分,以1/2或2/3入書院,剩余部分為寺廟所有;或將所謂不法寺僧驅逐出廟,將廟產全部充公,以作辦學經費??滴跞荒?1692年),貴州巡撫衛既齊建義學于貴陽永祥寺中,為貴州廟產興學之始。據統計,僅光緒二十七年到宣統三年(1901~1911年)的11年中,貴州所辦636所各類新式學堂中,絕大部分都是以廟產或占據寺廟興辦的。遵義一縣,被提產的寺廟就達348座,年收銀1671兩。一些地方官吏還與土豪劣紳勾結,拷打僧尼,搶奪寺產、霸占寺廟。

  一些寺院自愿捐產或直接興辦學堂,獲得成效。光緒年間遵義城南瓦廠寺(舊名復興寺)道友在寺院收鄰村子弟讀書,繼之在寺中開辦龍坪鄉義學。后郡人在圓通寺創設學館時,道友又捐助銀以作修館經費;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遵義知府袁玉錫以廟產興辦新學堂,創辦師范、蠶桑等學校,并開辦“百藝工廠”, 遵義湘山寺住持法云乃創辦廟捐,予以資助(后人稱作“法云基金”),并在“百藝工廠”內創辦“貧兒學堂”。

第六節民國貴州佛教

  一、成立佛教會

  民國元年(1912年)4月,中華佛教總會在上海成立,貴州等22個省成立分會。民國18年(1929年)圓瑛、太虛等在上海發起組織中國佛教總會,同時在各省設立分會,貴州中華佛教會貴州分會改稱中國佛教會貴州分會。民國年間,中華佛教總會貴州分會、中國佛教會貴州分會產生過九屆佛教會。第一屆,民國3年(1914年);第二屆,民國19年(1930年);第三屆,民國20年(1931年);第四屆(時間不詳);第五屆,民國24年(1935年);第六屆,民國30年(1941年);第七屆,民國30年(1941年),第八屆,民國32年(1943年);第九屆,民國36年(1947年),本屆佛教會更名為“貴州省佛教整頓委員會”)。第一屆會長了塵、第二屆會長覺崇,第三屆到第九屆理事長平剛。該會堅持“團結全省佛教徒,整理教規,維護教權,宏揚教義,福利社會”的宗旨,開展整理與施行教規,宣傳教務,創辦佛教教育,提倡生產勞作,整理與保持寺廟財產,指導佛教寺廟保存法物及名勝古跡,舉辦公益慈善事業,協助政府辦理寺廟人口財產法物的登記統計等工作。為適應時代的變化,民國18年(1929年)10月,該會進行改組,設執行委員會和監察委員會,更會長制為委員制。民國26年(1937年),又改委員制為理、監事制,設理、監事會。歷屆省佛教會都曾議定了一些有關事項,以適應社會發展和政府的要求。第五屆佛教會根據國民政府《監督寺廟條令》(1929年頒布)第十條的內容,制定了“實施大綱”。其中就包括舉辦慈善事業,普及平民教育;設立佛學研究機構;整頓教規等事項。第六屆佛教會提出根據抗戰非常時期之需要,積極響應抗日號召,舉辦護國息災法會,興辦僧伽抗日訓練班,開展救濟、募捐和慰勞活動等。第七屆佛教會則制定了《貴州佛教會章程》7章32條??谷諔馉帟r期,貴州佛教會響應中國佛教會的號召,積極參加抗日救國工作。民國28年(1939年)5月20日在貴陽覺圓、弘福寺舉行“護國佑民息災超度陣亡將士及死難同胞法會”,由塵空、仁參分別主持,向參會信徒、民眾宣講《仁王般若經》,宣傳國基鞏固、正法方能有所依托之道理。民國32年(1943年),貴州佛教會根據國民政府的有關訓令,舉辦了3期僧尼訓練班。第一期訓練貴陽高齡僧(尼);第二期調訓各縣佛教會理事以上人員;第三期訓練各大小寺廟住持。訓練內容包括精神訓練、時事報告、軍事醫護常識及佛學等,先后訓練280余人。貴陽佛教界還組織了抗日僧侶救國會,由昌明負責??谷丈畟H救國會組織貴陽佛教界人士追悼前方陣亡將士,向教徒及民眾宣傳抗日救國的道理,并向在前方浴血奮戰的將士贈送各種慰問品。省內已成立佛教會的縣,安省佛教會的指令,成立抗日救國會,有的還舉辦僧尼救護班。太虛途經貴陽時,應邀在省民眾教育館作了題為“佛教與抗戰”的演講。

  全省有30余縣有佛教協會。

上一篇:貴州道教

下一篇:最后一頁

? 网络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