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宗教團體 > 正文

貴州伊斯蘭教

更新時間:2014-06-13 16:24 點擊數: 次 【字體: 打印本頁

第一章 伊斯蘭教傳入及活動

  伊斯蘭教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中國舊稱回教、清真教、天方教等。公元7世紀初,由阿拉伯人穆罕默德創傳于今沙特阿拉伯麥加。8世紀初,成為在歐、亞、非三洲廣泛傳播的世界性宗教。唐永徽二年(651年)傳入中國。先后有回、維吾爾、哈薩克、烏孜別克、柯爾克孜、塔吉克、塔塔爾、東鄉、撒拉和保安等10個民族全民信仰伊斯蘭教。宋寶佑二年(即元憲宗四年,1254年)傳入貴州,明清時得到發展。2000年全省有同屬遜尼派的格底木、哲赫林耶、伊赫瓦尼三個派別的穆斯林17.06萬人,主要是回族,另有部分維吾爾、東鄉、哈薩克等族穆斯林,以及少數歸信(也稱“隨教”)伊斯蘭教的漢族等民族穆斯林。開放清真寺143座,阿訇680人,穆斯林主要居住在威寧自治縣、興仁縣、盤縣、平壩縣、興義市、普安縣、西秀區、水城縣和安龍縣。

第一節 元明時期貴州伊斯蘭教

  宋末元初,一批穆斯林隨蒙古軍進入今貴州境內,他們所信仰的伊斯蘭教亦隨之被帶入。13世紀初,從元太祖成吉思汗起,蒙古軍進行了長達半個世紀的西征,先后征服了蔥嶺以西、黑海以東信仰伊斯蘭教的各個民族,將擄掠和降服的大批穆斯林押回蒙古,青壯年編入“探馬赤軍”派往前線參加作戰,工匠及其他人士則隨軍服務。宋寶佑元年(1253年),元軍攻占大理。后相繼征服大理國五城、八府、四郡,以及烏、白蠻三十七部,包括了今云南大部及貴州安順以西的廣大地區(元代屬云南行省)。隨著戰事平息,軍中的穆斯林士卒和同期進入的工匠等,不少人被留在當地參與屯墾、戍役。至元十年(1273年),世祖忽必烈下詔:“令探馬赤隨處入社,與編民等。”于是大批穆斯林軍士就地落籍,形成“元時回回遍天下”的局面。元初,在今威寧設烏撒路(后改軍民總管府),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升為烏撒烏蒙宣撫司,治烏撒,統率烏蠻八部;在今安順設普定府,大德七年(1303年)升為普定路。據《元史》載,仁宗延佑二年(1315年)立烏蒙軍屯,“發畏吾兒及新附漢軍屯田鎮遏……,為戶軍五千人”;仁宗延佑七年(1320年)立“普定路屯田,分烏撒、烏蒙路屯田卒二千赴之。”據《元史》載,阿里海牙等穆斯林將領也曾奉命出征貴州。清《大定府志》載,“元代,使命之臣,出征之將,往來之兵,史不絕書。”民國《威寧縣志·前事志》載“威寧西北一帶,毗連滇之昭、魯和威寧,多回族,其先皆出甘、新,隨元、明兩代征西南,故移植于滇及黔之邊地……。”

  元代進入貴州的穆斯林主要是遜尼派,也有十葉派。十葉派于公元7世紀后期形成,居住在阿拉伯地區的波斯人在該派創立中起了較大作用,9至12世紀在中亞、西亞和北非建立過一些王朝,尤以波斯(今伊朗)最為盛行。元初這些地區的穆斯林被大批強遷中國各地,有十葉派同往。與其他國家不同,在貴州乃至整個中國內地,除泉州等個別地方發生教派爭斗外,兩派均能和睦相處進而融為一體。

  明初,有不少江南、西北及中原各地的穆斯林,隨明軍征伐和屯戍各地。洪武十四年(1381年),隨穎川侯傅友德率30萬大軍征云南的永昌侯藍玉(左副將軍)、西平侯沐英(右副將軍)均為穆斯林。后沐英率軍數萬鎮守云南。洪武二十年(1387年),沐英奉詔,自永寧至大理60里設1堡,皆留兵屯戍。當時烏撒衛轄48屯,屯田約8.5萬畝。其中馬家屯、海子屯、卯官屯、尚家屯、鄧家屯等,不僅名稱相沿未變,而且至今仍為回族聚居地。此間,還常有穆斯林將領、官員入黔。洪武二十三(1390年),藍玉督師討都勻;弘治十二年(1499年),沐昆(沐英后裔)率部征普安(今盤縣);云南右衛穆斯林孫繼魯,在黎平府任過職。這些回回將領、官員的部屬有不少留居當地。威寧《李氏家乘》載:“我族先祖公國安,……于洪武年隨傅友德、藍玉、沐英等率領大軍南下征服烏蒙,落業于海子屯。”《松林馬姓家譜》也載:“洪武十四年,……我祖馬能、馬俊二公,隨傅、沐、藍三將轉戰滇黔,屢建戰功,直抵威郡,得守烏撒衛之職,世居威寧城內。”此外,黔西南穆斯林亦有增加。盤縣普田大木橋張姓家譜說:其先祖于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率回民約200人駐普安州瞿黃,保護黔滇驛站,明弘治間(1488年~1505年)遷至大坡鋪(今沙坡)居住;桂氏家譜載:其先祖明洪武年間隨軍征南,得授三源都督,告職定居云南曲靖,其后居普安州。此外,明永樂前,普安青山就有回族瓦欽、常智及其子孫居此。新城(今興仁)屯田軍中的穆斯林,也有落籍當地者。安順明初已有穆斯林居住。

  明代還有一些外省穆斯林因入黔經商而定居黔中。明王朝為軍事需要和發展經濟,重視邊地驛道建設和河道治理。當時貴州通往湖廣、四川、云南、廣西的驛道有5條;河道治理成效顯著,水路交通也較前朝更暢達,為貴州農業、手工業、商業發展提供了重要保證,吸引了不少外省人(包括穆斯林)來此務農、經商或定居。明朝政府要求各地為回回商人提供方便,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詔諭各地,對回回商人,要“與他住坐,恁往來府州縣布政司買賣,如遇關津渡口,不許阻滯。”對回回商業發展十分有利。據《蔡家地馬氏家譜序》載:其先祖便是假貿易之名客游于黔的。云南回回馬幫也常往來于貴州,從事商業運輸。

  隨著定居穆斯林人口增多和經濟實力增長,各穆斯林聚居地開始興建清真寺。其中建于明洪武年間(1368~1398年)的有威寧下壩清真寺、威寧馬家屯清真寺和威寧馬撒營清真寺。建于明萬歷年間(1573~1619年)的有威寧楊灣橋清真寺、盤縣大坡鋪清真寺。明末清初(約1640年)建遵義清真寺。清真寺的建立,使散居的穆斯林之間的聯系加強,以清真寺為中心的各類宗教、文化活動增多,對伊斯蘭教傳播有積極作用。

第二節 清代貴州伊斯蘭教

  清初,清軍進入云貴地區,一大批陜西、寧夏、甘肅及河北等地回族穆斯林將士隨軍進入貴州,戍守各地??滴跛氖?1704年),涼州(今屬甘肅省)莊浪人韓忠任威寧鎮總兵;寧夏人、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一甲一名武進士馬會伯,雍正三年(1725年)任貴州提督;雍正三年(1725年),直隸河間人哈元生,出任貴州威寧鎮中軍游擊,七年調黎平副將,旋升安龍鎮總兵,九年遷貴州提督;其子哈尚德,亦任貴州清江副將等職。同期進入貴州的穆斯林將領、官吏還有:四川成都冶大雄,授貴州撫標右營游擊;云南元江人、康熙四十二年進士馬汝為,任貴州銅仁知府;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直隸河間人哈攀龍任貴州提督。乾隆年間四川新都人許世亨補貴州威寧鎮總兵;云南昭通人馬金瑞任黎平營把總。清中葉四川人許保林任平遠協(治在今織金)副將。這些將領、官吏的部屬有留居貴州者。民國《興仁縣志》載:“雍正四年,清廷又派回族武將哈元生駐防盤江,以后哈曾任安龍府總兵和貴州提督,其部屬定居于縣境。至此,始在姑屯、潘家莊等地修建清真寺。”民國《昭通縣志稿》也說:哈元生“所帶兵丁多系回民”。同時元、明時入貴州的回回穆斯林分布地域也大為擴展,威寧下壩馬姓后裔居住地已遠及云南大理、江川、澄江、昆陽、東川和貴州鎮遠、安龍等地。

  此外,一些回族穆斯林因為官、經商或從事手工業等進入貴州并落籍。貴陽《劉氏宗譜》載,其太高祖劉宣于清雍正時由河北宦游來黔,祖父國思、父煥章均在黔為官,以后劉氏在貴陽定居。白壽彝《滇南叢話》載:陜西籍之張姓始祖,共有三子。長子于雍正年間,遷貴州威寧北門外下壩尚家屯落業,次子由陜西遷貴州興義大坡鋪,其后裔有遷居大定府,后有的又由大定府遷居云南昭通。今編《萬山特區志》載:康熙間,蘇姓回族穆斯林由湖南邵陽遷居銅仁府謝橋,其會石工手藝,曾參與銅仁文筆峰建設。

  清代前、中期,一批穆斯林人士和伊斯蘭教經師、阿訇,在黔中興辦經堂教育,培養伊斯蘭教經學人才,倡建清真寺,推進了伊斯蘭教傳播。順治十六年(1659年),陜西長安阿訇劉吉,經云南到威寧,為穆斯林講解《古蘭經》,并應邀留居下壩清真寺。他開辦經堂教育,培養了一批品學兼優的經學人才,僅其子、孫兩代就有20余人出任黔西北及滇東北一帶清真寺掌教。他還先后勸楊、王、阮、孔等7姓外族人入教,后均為當地旺族??滴跛氖?1704年),涼州莊浪人韓忠出任威寧鎮總兵,引導穆斯林恪守教規,學習伊斯蘭文化和中國儒家文化,發展經濟,并倡建清真寺?!断聣吻逭嫠卤颉吩疲?ldquo;……欽差總戎大掌教韓公,起自涼州莊浪,特奉君命召,鎮守世邦。軍政之暇,一心懷主。啟戟遙臨下壩,……爰進三掌教而命之曰:‘荒煙蔓草,瓦礫棘荊,其以何崇主而隆教范乎?……名經樓宜制也,教拜樓宜修也,訓經堂宜增也。’繼之楊旺橋、海子屯皆捐奉,……期年而規模宏廣,棟宇輝煌。復訓以天課舍散也,閉齋大聚也,……公之鎮守威疆十數年來,教人有習儒業,蜚聲范公者孝而登仕焉;教人中勤耕作,務農圃而饑寒莫告也……”據威寧《劉氏家譜》載:韓忠還推薦劉綱(劉吉之長孫),為七姓親友之領袖,執掌總教之權。湖南籍阿訇馬青云于乾隆十七年(1752年),攜《古蘭經》30卷到貴州安順傳播伊斯蘭教。據馬通《中國伊斯蘭教派門宦溯源》載:道光十一年(1831年),嘎迪林耶(中國伊斯蘭教門宦之一)傳人楊保元,遵照先師遺命,云游各地,曾到過貴州。

  清代前、中期,貴州的教派為格底木和哲赫林耶(戛迪林耶雖進入貴州,但沒有傳播的記載)。教派的形成和在貴州的傳播,對貴州伊斯蘭教發展起了積極推動作用。貴州伊斯蘭教教派與外省有一點截然不同,就是由于地理環境阻隔,各派穆斯林之間接觸不多,未發生過教派爭斗,沒有教內的互相削弱。教派問題不僅沒有象當時西北一些省一樣,給伊斯蘭教造成不利影響,反而成為增強這些教派內穆斯林聯系、交往、互助的紐帶,成為推動宗教教育和人才培養的動力。

  這個時期,穆斯林經濟迅速發展。雍乾年間(1723~1795年),威寧穆斯林劉文正、董必勇兩家均有羊數百只,牛、馬數十頭(匹);馬開勛家八世務農,五谷精良,黃梨尤美,還經營蠶園、白臘;貴陽張氏皮革作坊,加工精細,產品行銷省內外。隨著穆斯林經濟的發展,新建、完善清真寺有了物質條件。一批清真寺相繼建立,一批老寺得以擴建或重建。新建的清真寺有:建于康熙年間的盤縣大木橋清真寺,安順清真寺,威寧巖格箐和涼水井清真寺;建于雍正年間的貴陽清真寺,威寧啟沙戛、城關、老院子、新院子、撒家院子等5座清真寺;建于清嘉慶年間的威寧大水井清真寺和戛利清真寺;建于清道光初年的威寧擺布戛清真寺。重建了威寧楊灣橋清真寺,擴建完善了威寧下壩等清真寺。

  鴉片戰爭后,中國進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清王朝貴州地方政權,吏治敗壞,社會經濟急劇衰退。官吏為維系其統治,利用漢族地主集團、幫會及其它勢力,不斷制造民族矛盾、沖突,使貴州回族穆斯林備受欺凌、壓迫。

  咸豐六年(1856年),云南回民杜文秀率眾起義,云南總督策劃剿滅回族,消息傳至威寧,穆斯林集會反對,威寧地方官府十分懼怕,加快“滅回”準備。咸豐七年(1857年),知州袁?;锿數貛蜁?,誘殺威寧城內馬坡清真寺鄉老馬六于城隍廟;接著又發生回族婦女馬二花受幫會流氓挑逗和毒打事件,引起當地回民暴動。袁浚派團勇兵200余人前往鎮壓,將80余戶300余名穆斯林不論老幼全部殺害。為了反抗清政府的殘暴統治,從咸年八年(1857年)至光緒十七年(公元1891年),威寧白文選、白文魁、賽君美、楊德明、馬春、馬毛么等率領回族穆斯林,發動了4次反清起義。起義軍活動于黔西北、滇東北廣大地區。先后殲敵數千人。兩度占威寧城。后在官軍和團練的不斷圍剿下失敗。

  咸豐八年(1858年),盤縣大坡鋪回民與沙陀高姓(漢族)地主間積怨激化,官府未妥善解決引發回民起義。起義軍在張凌翔、馬河圖領導下,得到黔西南各族民眾響應,翌年11月攻占新城(今興仁縣城關鎮),建立元帥府。起義軍旗幟為白色,上用阿拉伯文書“反清起義軍”,后世稱這次起義為“白旗起義”。不久,攻取安龍、貞豐等10余州、縣,前鋒到達羅甸、永寧(今關嶺)等地,隊伍擴大到10余萬人。為瓦解起義隊伍,云南布政使岑毓英于同治元年(1862年),委任云南提督馬如龍(又名馬現,回族。原為滇南回民起義將領,后降清。)舉薦的金萬照為“議撫游擊”。金萬照率500人(其中有200人為經堂學員)到新城安撫起義軍。金萬照為義軍精神所動,加入起義行列,被推舉為“經略大臣”。同治三年(1864年),起義軍將領馬忠,在清政府委托的天主教外國傳教士的“勸說”下降清,張凌翔、馬河圖犧牲,起義軍遭受重大挫折。金萬照領導起義軍堅持斗爭。同治十一年(1872年),清軍10余萬人,在英國洋槍隊配合下進攻白旗起義軍。在孤立無援之際,金萬照以保全城中軍民生命為條件,與清軍談判,被囚禁解往貴陽,慘遭殺害。歷時14年的黔西南回民起義失敗。

  咸同年間貴州回民起義失敗后,穆斯林被清軍大批殺害?!顿F州省志·前事志》載:清軍攻占興義府,云南援黔道員沈壽下令“盡坑城內降回”;新城失陷,貴州提督周達武“自率部誘降眾張黑三、張達達、桂富榮等四百八十人,至安順駢斬之”。在威寧一帶,穆斯林死傷愈萬。清政府還將穆斯林強遷各地,以便管束。“新城降眾二千余人,業經該撫等籌商安插。仍著飭令地方官撫綏防范,毋貽后患。”一些穆斯林為免遭屠殺,紛紛逃亡他鄉。威寧有不少穆斯林逃到水城、六枝、安順、平壩、赫章和畢節等地;黔西南穆斯林逃到鎮寧、安順、平壩、織金、黔西、貴陽的亦為數不少。穆斯林在被迫遷徙中,將伊斯蘭教帶往新的地域,在生活穩定、經濟狀況好轉后,宗教活動便由隱秘轉為公開。安順樟樹寨、平壩城關建了清真寺。光緒十六年(1890年),馬元章(字光烈,回族,哲赫林耶第7代教主)到貴州辦理教務。宣傳民族團結和教派團結主張;緩和與統治者的矛盾;引導穆斯林勤農事、經商貿,發展經濟,興建清真寺。將貴州哲赫林耶分為12坊。建道堂(哲赫林耶傳教中心)于興仁三家寨(1892年建成),委任楊云鶴為貴州“熱依斯”。他還到鎮寧看望同治末年由云南大理到此避難的穆斯林,為他們講解《古蘭經》,諄囑他們化解與異教隔閡,并捐資興辦伊斯蘭教育。楊云鶴負責貴州教務期間,善與地方官吏和其它民族人士交往。他常告誡穆斯林,要安分守己,勤事農業,不損人利己。他以農耕為主,兼飼養牛、馬、羊,并與商賈合資經商,發展道堂經濟。主持道堂擴建,興辦經堂教育,親授阿拉伯文和伊斯蘭教經典課,聘請漢族教師講授漢文和儒家經典,培養了一批“經書兩全”的阿訇。

第三節 民國貴州伊斯蘭教

  民國時期貴州軍閥政權和國民黨政府,歧視和壓制少數民族,不斷制造民族矛盾。他們處處防范伊斯蘭教,經常制造借口迫害穆斯林,在威寧甚至將一些穆斯林聚居區劃為“匪區”,派兵圍剿。面對民族壓迫,回族穆斯林奮起反抗。威寧、安順穆斯林在30多年間舉行多次起義,打擊統治者,以維護自身的宗教信仰和民族尊嚴。起義隊伍多達15支。其中劉毛二、撒二民(撒民先)、馬正聰領導的隊伍,堅持時間最長,影響較大。劉毛二,學名劉鎮坤,清初經堂教育家劉吉9世孫。清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他提出“打富濟貧”的口號,發動起義,隊伍發展到1000多人。先后攻下了馬擺河、阿底(今牛棚子)。民國6年(1917年),又攻下六枝一大土司家,將財產分給窮人。民國10年(1921年)為滇軍招撫,任黔軍第三混成旅第一支隊上校支隊長。民國14年(1925年)被云南軍閥唐繼堯誘殺于云南昭通。馬正聰早年組建回民武裝反抗國民黨政府,后被招撫任威寧果哈鄉副鄉長,他積極主張辦學校培養人才,提倡婦女放小腳,幫助農民積谷防荒,帶領群眾植樹造林、辦農場。民國22年(1933年),威寧縣保安隊20余人騷擾哈刺河,被馬正聰繳械。民國26年(1937年),滇軍派兵搶秀水、小海等地回、漢婦女10人,欲帶往昆明。馬正聰擊斃領隊的連長,救出這批婦女。國民黨政府不滿其行為,企圖謀殺他。馬正聰被逼,再次反抗。后受挫退至金河(金沙江)邊。民國36年(1947年)被暗殺。撒二民是安順縣(今西秀區)樟樹寨人,民國18年(1929年)拉起隊伍反抗國民黨統治,活動于安順、平壩、鎮寧、紫云等地,打富濟貧。后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游擊隊整編,任大隊長。參與解放安順,奉命打擊西逃的國民黨49軍殘部。1949年12月整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平壩縣大隊,撒二民任二連連長。

  民國33年(1944年)前后,貴陽出版的《新世界晚報》登載的一篇文章,有污蔑伊斯蘭教的內容,引起穆斯林的義憤,穆斯林代表向報社提出質問。晚報辯稱該文系從其他報剪貼刊用,審稿中有疏忽,應作檢查道歉。初未得回族群眾接受,后報社負責人杜松竹親訪回民蘇旭皋、蘇彥壁兄弟。經蘇氏弟兄向回民群眾作疏導勸解工作,晚報以報社名義通過《中央日報》公開道歉,才平息了事件。

  民國時期,一些伊斯蘭教經師、學者及穆斯林人士,積極主張改良經堂教育,實行“中、阿文并授”,培養有一定阿拉伯文功底和經學造詣,又有一定中文基礎,既能為伊斯蘭教服務,又能為社會服務的“經書兩全”人才。在改革經堂教育中,威寧楊灣橋、老院子、雨多落、鴨子塘和馬撒營等清真寺,以及貴陽清真寺、興仁三家寨道堂、普安青山清真寺都取得明顯成效。平壩、普安、威寧、安順等地建立了一批將經堂教育與國民教育相結合的中阿學校和新式學校。下壩清真寺的學校設于民國19年(1930年),據《重修下壩清真寺碑記》載:“庚午(1930年)孟春,又蒙縣長陳公懷珍,提倡設學校于其中,教授子弟,使之文化俱進,以于他族并駕齊驅,則我族之所幸也。”

  貴陽伊斯蘭教人士楊念銘,自20世紀20年代起,就收集和研究中文伊斯蘭經典和著述,訂閱伊斯蘭報刊,與著名阿訇馬松亭通過書信進行學術探討。他自費刊印了云南伊斯蘭學者馬復初著《幽明釋義》1書(木板),供各地穆斯林閱讀。應貴陽清真寺聘請,馬松亭3次派北京成達師范學生到貴陽清真寺任阿訇。民國33年(1944年),馬松亭到貴陽,“主麻”日在清真寺宣講“臥爾茲”時,宣傳抗日救國的道理,激發穆斯林的愛國熱情。此外,民國38年(1949年)春,中國伊斯蘭教著名經學家、翻譯家王靜齋旅居貴陽(于5月在貴陽病逝)。著名歷史學家、伊斯蘭學者白壽彝和著名伊斯蘭教學者、翻譯家馬堅也到過貴陽,同貴陽穆斯林切磋伊斯蘭教學術,使貴陽穆斯林開闊了眼界。

  民國23年(1934年),云南王少美阿訇受聘到云南魯甸執掌教務,不久又到威寧講學,將伊赫瓦尼傳入威寧中水、牛棚一帶。民國28年(1939年),威寧人馬學科由云南及西北等地學成歸來,先后在威寧下壩、馬撒營和云南昭通甘河溝、布戛數座清真寺任阿訇,開辦經堂教育,宣傳伊赫瓦尼主張,糾正阿訇和穆斯林違背教規行為,得到不少穆斯林擁護。在經堂教育中,主張“中阿并授”,培養“經書兩全”符合實際需要的阿訇,先后招收威寧及云南昭通、魯甸1000多名穆斯林子弟入學培養,學生畢業后應聘到清真寺任阿訇的為數不少。他注意維護伊斯蘭教教派間的團結,常以《古蘭經》關于增進穆斯林團結的論述,勸誡大家,努力避免紛爭,不做損害教門的事。

  20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末,哲赫林耶第八代教主馬震武,因事兩次到貴州,順道巡視教務。民國21年(1932年)10月金品高逝世后,甘肅蘭州人張仕義出任貴州熱依斯,5年后張仕義返回甘肅;民國35年(1946年),云南通海人納映奎出任熱依斯。為了便于清真寺教務管理,從清末起,熱依斯金品高就常住青山清真寺,在此開辦經堂教育和進行教務活動。到納映奎時期,采取“走坊”巡視辦理教務,曾住青山清真寺和平壩清真寺。貴州哲赫林耶內部12坊之間聯系加強。

  民國16年(1927年),貴州成立中國回教俱進會貴州省支部;民國25年(1936年),成立中華回教公會貴州分會;1939年4月,成立中國回教協會貴州省分會。平壩、安順、興仁、貞豐、鎮寧、安龍、普安、威寧等回族穆斯林較多的縣和一些鄉鎮,組建有回協支會、支分會。民國14年(1925年),威寧以下壩清真寺為總點成立馬坡清真寺、海子屯清真寺、楊灣橋清真寺、撒家院子清真寺為分點的回教俱進會。負責人為馬遵鴻。民國26年(1937年)改為穆斯林抗日救國協會。民國27年(1938年)春,青山回教抗日救國會成立,楊宗唐、張崇純分任會長、副會長,保成中、保用芝、馬金棟、保用邦、楊干臣為委員。8月,中國回民抗日救國協會貴州省分會會長李同光到青山,與當地穆斯林商議將青山回協改名回協青山支會。李同光在清真寺控訴日軍侵華罪行,散發中國回協印發的傳單和印有日本飛機轟炸臺兒莊清真寺、槍殺我同胞的各種圖片,號召回族青年向參加臺兒莊戰役的青山人桂燦(國民黨軍某師作戰科長)學習,保家衛國。青山回協支會與當地商會聯合組織幾所小學師生游行、演講張貼標語宣傳抗日,號召民眾抵制日貨、買國產紗、織愛國布、穿愛國衣、做愛國者。兩會聯合行動,迫使鎮長撰擬《布告》“禁止日貨進人青山市場,一經發現,應即封存銷毀”、“凡不肖商販膽敢偷運日貨者,準予捆綁游街示眾三日”?;貐f支會還募捐,支援前方將士,所得錢交普安縣政府轉交到抗日前線。鎮寧縣支會于民國28年(1939年)5月成立,理事長馬萬臣,理事有敖炳勛等,教務由阿訇張迪蓀負責;同年10月8日平壩縣支會成立,會員85人,總干事白焜(紹華)。設總務、文化、組織、婦女4個股。伊斯蘭教社團在發展伊斯蘭教育,培養穆斯林人才,維護穆斯林權益方面有重要作用。民國22年(1933年)白焜擔任回教俱進會支會會長時,平壩發生了一位阿訇被國民黨軍誣陷“與土匪有關系”,被捕入獄后毒打致死事件。白焜聞此事,立即寫訴狀呈中國回教公會貴州分會,經貴州分會會長李同光努力和有關方面支持,迫害阿訇的主犯被南京國民政府下令槍決。

  民國35年(1946年)和民國37年(1948年),貴州文通書局先后出版了白壽彝編《中國伊斯蘭史綱要》和《中國伊斯蘭史綱要參考資料》,系統闡述了伊斯蘭教傳入中國的歷史,以及同中國社會相互影響的關系等,全面介紹了中國伊斯蘭教(不含新疆地區)在經濟、政治、軍事、文化、科技方面的貢獻,及其與中國傳統文化的交融等。

第四節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的貴州伊斯蘭教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人民政府保護穆斯林宗教信仰自由權利,保護清真寺等宗教活動場所,保護正常的宗教活動。政務院指示各地政府,對于歷史上遺留下來的強加于少數民族的稱謂及有關少數民族的地名、碑碣、匾聯等,如帶有歧視和侮辱少數民族意思的,應分別予以禁止、更改、封存或收管等;還發出通令:信仰伊斯蘭教的各民族人民開齋節、古爾邦節、圣紀節食用的牛羊免征屠宰稅;各族穆斯林在三大節日分別享受1天假期。財政部還下發通知,伊斯蘭教清真寺、拱北等所使用的房屋和土地免征房地產稅。1951年4月“貴陽市回教中蘇友好協會”在人民政府支持下成立;1956年“公私合營”運動中,貴陽宗奇新兄弟的“長沙大捷照相館”,白茂德、童隆舜、楊希福等人的汽車運輸行和馬春玉的“老鄉親餐館” 實現公私合營。威寧、興仁、普安、平壩、貞豐等地穆斯林小手工業、加工業、飲食業等也很快實現公私合營。占貴州穆斯林人口80%以上的農村穆斯林,認真搞好農業生產,支持社會主義建設,有條件的還種植經濟作物、發展養殖業等,生活水平不斷提高。

  為全面落實民族宗教政策,各級人民政府還組建民族宗教工作機構,大力選拔培養少數民族干部。1950年1月,貴州省民族事務委員會成立,貴陽回族穆斯林楊念銘被任命為副主任(在職時間1950年7月~1958年11月)。威寧、貞豐等縣均有回族人士當選副縣長。為培養既有伊斯蘭教基礎知識,又有政治文化水平的回族干部,1952年到1958年,人民政府主管部門還選派宗大云、馬彩庭等4名穆斯林青年(含阿訇)到北京回民學院學習,畢業后分配到民族、宗教等部門工作。

  1958年5月,經黨中央批準在青島召開的“關于回族伊斯蘭教座談會”,正式提出了伊斯蘭教宗教制度的改革,確定應該改革并廢除的宗教制度有:1、門宦制度(特別是教主的放口喚、放阿訇、熱依斯等)和世襲的伊瑪目制度;2、封建性的清真寺管理制度;3、清真寺、道堂的土地、牲畜、森林所有制;4、清真寺、道堂的勞役制度;5、強迫性的宗教負擔制度;6、非信仰必須的妨礙生產和浪費財物的宗教活動制度;7、干涉婚姻自由和壓迫歧視婦女的制度;8、強迫兒童學教義和封齋的制度;9、限制群眾文化娛樂活動的制度;10、阿訇、滿拉不參加勞動的制度;11、對教民的宗教處罰制度。提出可以暫時不改革的有:1、成人的封齋、禮拜;2、三大節日的宗教儀式和宰牲制度;3、生下孩子請阿訇起經名(教名);4、結婚請阿訇念“禮卡哈”和寫“依扎布”(結婚經文書);5、請阿訇為亡人念經;6、吃牛、羊、雞、鴨等請阿訇宰。對于可以暫時不進行改革的這六條,當時中央精神認為“同宗教信仰密切相聯,估計提出改革還不易為群眾接受,所以不提出改革較為有利,但應該對群眾說服教育,勸說他們把一些宗教儀式的規模和舉行禮拜、封齋的次數,盡量地搞小些、少些。同時,如果群眾愿意實行改革,也應該適當加以促進。

  根據中央的要求,結合貴州的特點,貴州伊斯蘭教也進行了宗教制度的民主改革。改革和廢除了教主放口喚、放阿訇、熱依斯等制度;封建性的清真寺管理制度;清真寺、道堂的土地、森林所有制;強迫性的宗教負擔制度;強迫兒童學教義的制度;阿訇、掌教在宰牲中向回族群眾索取牛、羊皮和其它財物的制度;改革豬糞栽出來的苞谷不能食用的成見;改革回族穆斯林不能種植烤煙的習慣;改革清真寺經堂教育,主張中阿并重,提倡學習漢文,用漢語、漢文宣傳伊斯蘭教教義,培養新型的阿訇;改革除穆斯林舉意(乜貼)的錢物外,阿訇為群眾念經額外再收報酬的制度;除個別地方外基本廢除為亡人披麻戴孝,做七日、四十日、百日、周年,即所謂三周五七的習慣;廢除病人臨死之前將其腳、手指甲和胡須全部剪剃干凈,在送葬途中,其下輩為亡人端香爐,亡人安葬后,還要在亡人停放過的地方睡守40—100個夜晚的規定;廢除宗教主宰婚姻的制度,改革為阿訇不見到人民政府的結婚登記證,不予按宗教儀式給予婚者念“禮卡哈”、寫“依札布”;廢除男性兒童在12周歲以前,由阿訇舉行“海特乃”(割禮)的制度。

  在伊斯蘭教宗教制度改革過程中,由于堅持了充分調動穆斯林群眾的積極性,堅決依靠群眾的覺悟和自愿參與;民族與宗教分開;宗教信仰和宗教制度分開;宗教和生活習慣分開;宗教和行政分開;宗教和教育分開;黨內外分開等原則,使宗教制度的民主改革取得了積極成果。這個時期的反封建斗爭,消除了穆斯林精神和物質方面的負擔。

  伊斯蘭教宗教制度改革開始時,正值1957年全國的“反右派斗爭”,1958年的“大躍進”及人民公社化運動,使宗教制度的民主改革出現了一些偏離正確方向的做法。有的地方強令廢除封齋、禮拜、過宗教節日等穆斯林的宗教信仰活動;并且出現強制婦女摘掉蓋頭,號召回民養豬等,嚴重傷害了穆斯林的感情。這種狀況在1961年至1962年得到局部糾正,挽回了一些不良影響。隨著1964年“四清”運動開始,特別是1966年起的10年“文化大革命”,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遭到嚴重破壞。清真寺被關閉,伊斯蘭教經典和文史資料被燒毀,許多穆斯林受到歧視和迫害,制造了許多冤假錯案。但在穆斯林聚居區,宗教活動仍在家庭中舉行,穆斯林子女出生取經名、青年結婚、老人歸真(去世),以及封齋、念經和日常生活中的宰牲等,都按伊斯蘭教教規舉行。

  1976年10月,“文化大革命”結束后,黨中央于1978年12月召開了十一屆三中全會。貴州伊斯蘭教隨之出現了可喜的變化。人民政府在恢復開放清真寺的同時,通過政府財政補助和群眾自籌等方式,對“文化大革命”中被毀壞的清真寺進行了維修,以滿足伊斯蘭教活動之需。在邊遠的地方還新建了一些清真寺。至2000年12月止,全省開放的143座清真寺中,除重建和新建的50余座外,其余的都進行過不同程度的維修。有2座清真寺評為“全國模范清真寺”(全國100座);還有一些清真寺列為州(市)、縣(市、區)級文物保護單位。“文化大革命”中一些阿訇和穆斯林被視為“牛鬼蛇神”,遭判刑或管制勞動,有的被迫害致死。隨著宗教政策落實,平反和糾正了冤假錯案,涉及到的阿訇和穆斯林恢復名譽,查抄的經費、物品和宗教用品得到歸還。

  1983年4月,省伊斯蘭教協會成立。1989年又召開了第二次代表會議進行換屆。經過長達7年的籌備,1992年12月中旬,貴陽市伊斯蘭教第一次代表會議召開,55位穆斯林代表出席會議。會議通過了貴陽市伊斯蘭教協會章程,選舉產生了貴陽市伊斯蘭教協會第一屆理事會,會長馬耕野,副會長王奎璋、劉樹桓。1994年7月下旬,六盤水市伊斯蘭教第一次代表會議召開,26位穆斯林代表出席會議。會議通過了六盤水市伊斯蘭教協會章程,選舉產生了六盤水市伊斯蘭教協會第一屆理事會,李興國為會長,馬紹蘭、鎖全忠、馬戰祥為副會長。此外,威寧及黔西南、安順、遵義等地正在積極籌建伊協組織。

  省伊斯蘭教協會采取辦培訓班、送宗教院校培訓及其他形式,培養伊斯蘭教教職人員。1982年貴州1名穆斯林青年被中國伊斯蘭教經學院錄取,經5年學習畢業后,回省伊協工作。1985年11月,在統戰、宗教部門支持下,省伊斯蘭教協會在威寧自治縣城關清真寺辦了一期阿訇進修班,時間為10天,該縣50余名阿訇和“海里發”參加。這是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全省舉辦的第一次伊斯蘭教教職人員培訓班,受到各方面的重視,省伊協3位正、副主任親自主持,省及畢節地區、威寧自治縣統戰、宗教部門的領導到會講話。培訓班認真學習了宗教政策法規,伊斯蘭教教規教義等,使參加進修人員素質得到提高。1986年8名穆斯林青年考入昆明伊斯蘭教經學院,經2年學習畢業,有1人出國深造,有2人留外省清真寺當阿訇,有5人回貴州當阿訇或從事其他工作。同時還推薦11名阿訇參加全國及地區性的培訓、比賽,使他們增長了見識。截至2000年12月,全省已有阿訇680多人。

  伊斯蘭教界還積極開展對外友好交往,已接待來自巴基斯坦、孟加拉國、伊朗、沙特阿拉伯、埃及等國穆斯林及美國、英國、日本等國友好人士700余人,增進了相互了解。1990年4月,來自孟加拉國的30多位穆斯林身著盛裝到安順清真寺參加開齋節,當地穆斯林以阿拉伯語同他們互致問候,來賓感到十分親切。1984年以來,貴州省已有11位穆斯林應邀或自費赴麥加朝覲。有1位穆斯林兩次到美國參加紐約州立大學國際學術研討會;有1位穆斯林隨中國政協代表團出訪約旦、吉布提。這些活動宣傳了我國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增進了同各國穆斯林的交往。

上一篇:貴州天主教

下一篇:貴州道教

? 网络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