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宗教團體 > 正文

貴州天主教

更新時間:2014-06-13 16:24 點擊數: 次 【字體: 打印本頁

第一章天主教傳入及活動

  天主教(Catholicism)亦稱“公教”、“羅馬公教”,明末傳入貴州。截至2000年12月,全省有開放教堂66座。有主教1人,神父20人,修女22人,教徒9萬多人。

第一節天主教傳入貴州

  明萬歷三年(1575年),羅馬教皇額我略十三世將中國列入傳教區域時,將貴州劃歸澳門教區管轄。在西方傳教士進入貴州之前,貴州已有天主教活動。明永歷帝的太后、太子、重臣、婢女中信教者以百計。傳教士瞿紗微等曾在朝廷任職,永歷朝廷還與羅馬教廷有交往。清初,永歷朝廷退至安龍,天主教亦被帶入該地。貴陽陸某教徒,原住江西,因信教發配至貴州后,仍時常宣傳教義并去重慶法國傳教士處受洗。思南府王某,其先祖在京信奉天主教,回鄉后世代承襲其信仰,又因王某與孫家開親,孫家也因此信教。

  清順治十六年(1659年),法國方濟各·巴侶(Francois·Pallu 巴黎外方傳教會創始人)任東京(今越南北部)代牧(即羅馬教廷直接指定的主教),并為中國南方數省的“宗座總理”(教皇指派的負責人),貴州即屬其管轄。清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羅馬教廷劃出中國北京、南京、澳門三主教區歸葡萄牙傳教勢力管轄,將貴州隸于南京教區??滴跞迥?1696年),羅馬教廷在中國增設8個“代牧區”,貴州即新設的代牧區之一??滴跛氖?1701年),意大利耶穌會士都嘉祿(Turcotti亦譯為杜克蒂)兼任貴州首任代牧??滴跛氖?1704年),他派遣法國遣使會會士亞比亞立(Appiani)、耶穌會會士博爾克(Porquet)、顧朵克斯(Couteulx)到貴州考察(后亞比亞立前往四川,顧朵克斯前往云南)。次年,博爾克亦因在貴州無法立足而離開??滴跛氖吣?1708年),法國耶穌會傳教士劉聲聞(Visdelou)任貴州代牧兼福建、廣東宗座代理,由于當時清政府禁教甚嚴,他無法進人貴州,便將貴州教務委托四川宗座代理、法國遣使會傳教士穆肋勒(Mullener,又名穆天池、穆勒尼)兼管??滴跷迨荒?1712年),穆肋勒到務川、思南一帶,發展了幾名教徒。雍正朝以后,貴州的修士至檳榔嶼巴黎外方傳教會所辦之總修院求讀。

  清乾隆二十年(1754年),務川毛田有一個生意人在四川信教,回家后勸說家人信教。兩年后,范益盛到務川傳教,便以他家為據點,發展并成立貴州境內第一個教會,約20人。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羅馬教廷傳信部令貴州與四川傳教區合并,由四川代牧主教選派中西傳教士前往貴州管理教務。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范益盛被羅馬教廷委任為四川宗座代牧及云、貴兩省署理主教。范曾親到務川毛田、思南一帶給新奉教者講道,給一些成年人付洗。

  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法國傳教士梅耶與中國籍傳教先生孫本篤(生于思南,在四川入教),從四川涪州到貴州務川毛田一帶傳教,先后4次入黔,“勸化”約百人。梅耶還為發配貴陽的陸姓江西望教徒(愿意信教尚未受洗入教者)付洗禮;派四川女教徒羅宋氏保納到貴陽,在婦女中進行傳教活動,有30多人入教。后因官方嚴禁,羅宋氏保納返回四川。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已升神父的孫本篤被派到綏陽黃漁江傳教。同年,劉瀚墨(譯名韓默,Hamel)神父至遵義傳教。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前后,法國傳教士梅耶神父(Moye)管理川東、貴州教務。此后,貴州教務的管理權從廣東轉移到四川,從葡萄牙轉歸法國,從耶穌會轉移到巴黎外方傳教會。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孫本篤轉至貴陽,逗留數月,曾至豬場鋪,吸收10余教徒,隨即返回四川。后蔣若翰(務川人),負責巡視務川一帶教務,其間曾至貴陽吸收20余名教徒。貴陽教徒因無神父,曾派出5名代表至重慶受洗,并請求重慶教會派神父到貴陽,未獲同意。僅蔣若翰派一傳教先生至筑。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巴黎外方傳教會傳教士徐德新(Dufresse,曾用名李多林)由澳門回重慶,接管川東北及貴州教務。乾隆六十年(1795年)中國神父羅瑪弟應徐德新之請,到貴州管理教務。他派傳教先生胡世祿(教名老楞佐)、冷某等2人來貴陽傳教,停留1月返回。途經遵義時,為當地89名教徒布道。嘉慶元年(1796年),羅瑪弟神父至龍坪場傳教。次年,務川教友購地辦學,四川一貞女來設女校一所。

  清嘉慶三年(1798年),胡世祿又與羅宋氏保納來到貴陽傳教,與貴陽教徒集資購貓貓巷(今陜西路)民房一幢,作為布經講道、接待外地神父之所。另有教徒張大鵬、袁巴爾、多錄茂(都勻人)在定番(今惠水)、都勻傳教。次年,有教徒在貴定傳教。至嘉慶四年(1799年),全省教徒為599人(其中貴陽教徒100人)。清嘉慶年間,貴陽舉人王正與羅某、袁某3人到京會試時曾受洗信教,王正還買了100卷書籍回黔散發,發展了望教者80余人。嘉慶七年(1802年),徐德新赴四川崇慶州黃家坎,就任四川宗座代牧之職。次年9月2~9日,主持召開川、滇、黔天主教歷史上第一次教會會議—“崇慶會議”,與會14人中,有黔籍神職人員朱榮、羅瑪弟、甘瑪竇。徐德新分貴州教區為兩部分,一為黔東道,包括貴州東部和東北部,主要堂口在務川(毛田、毛燎)及川南,由中國神父蔣若翰管理;一為黔西道,包括貴陽、遵義及興義等地,由中國神父羅瑪弟管理(后因羅未至,派魯依納爵至貴陽、遵義一帶巡視)。清道光元年(1821年),天主教傳入畢節發支窩“開教”;道光四年(1824年)后傳入興仁大山等地。

  由于清政府禁教,嘉慶五年(1800年)入教人數有所下降,貴陽領洗者為12人,望教者53人,教徒中嬰兒領洗者77人。次年起,人數有所增加,領洗者21人,望教者23人;嘉慶九年(1804年)領洗者7人,望教者41人;嘉慶十三年(1808年)望教者增至104人,領洗者48人。全省教徒為1402人。在貴州從事傳教的中國籍神父還有劉達陡、楊本篤、劉瑪竇、陳西孟、李哥斯默、劉多默和法籍神父伯特朗等。早期入黔傳教的傳教先生,多來自四川,除前述孫本篤、羅宋氏外,還有冷么公、胡世祿等人。

  由于清政府不允許天主教在中國傳教。天主教傳入貴州,最初是由傳教先生和教徒秘密進行。因民眾入天主教后,不拜天地、不敬祖宗、男女齊聚,不合中國的傳統習俗,故受到封建統治者的反對和民眾敵視,。

  清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四川彭水縣及涪州查獲傳習天主教案,在信徒家中查出貴州務川縣攜來銅像、書本,貴州地方官府遵乾隆帝旨,將信徒蔣登庸等判刑充軍。兩年后傳教士梅耶與傳教先生孫本篤在務川毛田傳教時被捕。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貴陽禁教,梅耶回到法國。嘉慶二年(1797年),貴陽教徒王舉人、羅多默、馮某(初學教義者)等被捕,被迫表示放棄信仰。嘉慶四年(1799年),清鎮教徒朱必榮被捕。次年,因白蓮教徒500多人在貴陽附近活動,地方官吏認為與天主教有關,派出武裝士卒,將貴陽天主教經堂包圍,嚴加搜查,逮捕胡世祿和一名教徒,經堂充公。后又在兩個教徒集中點逮捕教徒7人。判處胡世祿終身監禁,羅宋氏保納押解回重慶,劉文元和其余教徒則被發配到蒙古等地。貴陽官府張貼禁教布告,建立保甲制,實行十家連坐法。嘉慶八年(1803年),一信教的盲人乞丐從四川瀘州來貴陽,在客棧勸說數人信教,官府將其逮捕,遣返瀘州。嘉慶十一年(1806年)貴陽縣衙逮捕教徒6人和望教徒4人,關押170天,處以鞭刑后釋放。嘉慶十五年(1810年),興義府景家沖教民集會過圣誕節,被控告謀反,官府派兵圍剿,5名教徒被判流刑。次年,教徒廖廷級、顧占鰲等人在貴陽天主教經堂念經時被捕判刑,貴陽天主教經堂被官方下令搗毀。嘉慶十七年(1812年),貴州巡撫顏儉被人控告貴州地方有天主教活動,清廷責為失察,將其革職。景敏署理貴州巡撫時,對貴州天主教活動嚴加取締,飭令有關人員嚴密查拿。嘉慶十九年(1814年),貴陽張大鵬等教徒被捕,其中15人被發配至新疆伊犁,2人發配到黑龍江。不久,又有17名教徒被捕。被捕教徒中18人放棄信仰,15名未被捕者自動投案而“背教”。道光十九年(1839年),貴陽貓貓巷經堂修建圍墻時壓倒鄰居劉姓的一棵樹,劉告到官府,郝開枝及教徒30余人被捕,其中有26人叛教。郝開枝被判死刑,24名教徒流放蒙古。

第二節清末貴州天主教

  鴉片戰爭后,清政府被迫與西方列強簽訂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天主教獲得在華傳教特權。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道光皇帝被迫下令對天主教開放“教禁”,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二月二十日又發布上諭,允許歸還雍乾年間查禁的天主教教產,但仍不允許傳教士擅自到內地活動。三月二十七日,羅馬教皇額我略十六世宣布貴州為宗座代牧區,仍由四川代牧區助理主教范若瑟兼管。次年6月,法國巴黎外方傳教士白斯德望至貴陽。白斯德望早年接受天主教系統教育。在新加坡、泰國等地傳教時學習中國語言文字和禮儀。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由泰國經重慶而進入貴州。當時貴州仍為禁教地區,但因他貌似中國人、能說漢語,活動較為方便。他多次到黔北、黔東、黔南、黔西南、貴陽附近傳教。第一年即告解485次、主持圣餐禮114次。其工作為巴黎外方傳教會所賞識,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升為貴州代牧區主教。清道光二十八年~咸豐元年(1848~1851年)間,招收教徒子弟在傳教士身邊或派學生出國到檳榔嶼大修院進行培訓。道光三十年(1850年)貴陽北堂落成(貴州教區主教府即在此堂),附有男、女學堂各1所;為加強與外地聯絡,建立貴陽到廣州的定期郵班。咸豐元年(1851年),白祝圣了貴州第一位中國神父駱文燦。清咸豐二年(1852年)開辦男、女學堂各1所(教師分為3人、4人),修院1所(在貴陽六沖關、有修生6人、教師1人)。根據貴州社會貧困的狀況,白斯德望設立醫館,免費治病特別對患病兒童施藥,作為傳教的重要渠道。1848~1852年間在貴陽、定番(今惠水)、都勻、鎮遠設立了4個醫館。在白斯德望主教任內,共有法國傳教士5人,中國神父1人,教徒由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的1200人,上升到2200人。白斯德望所開創的興建教堂、開設宣教點、培訓本地傳教人員、興辦醫館、幼稚學校等,成為此后貴州教會工作的基本模式。

  隨著清政府開放“教禁”,貴州天主教活動內容和形式在發生變化。法國傳教士童文獻(M·Perny 1821~1907年)于咸豐四年(1853年)接任貴州教區教區長,為發揮貞女在傳教中的作用,在北天主堂側面建女修院,培養修女,為教會傳教服務。重視培養本地傳教人員,在貴陽市六沖關建男修院,培養神職人員。歷3年建成,胡縛理任院長,修生共15人。規定修院不只使用拉丁語教學,修生還要用全部課程1/3的時間學習中文。為減少修生們抄謄書籍的大量勞動,在修院創辦了一個小型印刷廠,先是用木刻翻印了一些文學書籍,隨后從法國運來活字釘,以活字版印刷。咸豐七年(1857年),修生楊通緒(圣名達陡)學成畢業,晉升為神父。為幫助外國傳教士教授拉丁語和修生學習《圣經》及神學知識,編了《拉丁中華小字典》、《法、拉、中通行官話字匯》、《中國格言錄》、《增補法、拉、中通行官話字匯》、《中拉對話集》、《談話寫作中國文規》、《中國古書中公教信理的痕跡》等著作,并創辦《貴州教區日記》,刊載教區動態消息,介紹歷史、地理知識。但童文獻強調外國傳教士有權監督中國神父。

  咸豐四年(1854年),教會在貴陽北郊六沖關(今鹿沖關)購置馬家土等處的土地,并將白斯德望墓地遷葬該處的小山包上。咸豐九年(1859年),在青巖購建成大修院;在貴陽北堂開辦貞女院。咸豐十一年(1861年),修葺貴陽北天主堂。清同治二年(1863年),在主教府建造主教住房。同治五年(1866年),興建圣斯德望堂和貴陽南天主堂。同治六年(1867年),以200兩白銀買得貴陽大營坡作為神職人員、教友的墓地。次年,建貴陽六沖關天主堂。還先后開設孤兒院、印刷廠,出版教區日報,籌建圖書館等。咸豐十一年(1861年),貴陽青巖大修院被青巖團務道趙畏三摧毀后,先遷至清鎮塘兒(坡)未及三月,經堂失火,遂并入貴陽六沖關修院,白伯多祿任院長,有修生44人,內分大、中修院(1897年大修院又遷往貴陽南門外及幼堂)。咸豐六年(1856年),在貴陽北堂修建女修道院(稱童貞院)。同治六年(1867年),又建南堂童貞院(任國柱任院長)、安順童貞院。同治九年(1870年),貴陽北堂設立預修院。為培養在俗傳教人員,1874年重建貴陽北天主堂、建六沖關圣母堂。道光八年(1882年)建六沖關若瑟堂。道光三十三~三十四年(1907~1908年),在貴陽北堂創辦一傳教學堂。

  這一時期天主教發展迅速。清咸豐十年(1860年),有主教1人,外籍傳教士10人,95個傳教點,中國神父2人,教徒為3677人。同治九年(1870年),主教1人,外國傳教士15人,中國神父3人,修女27人,男女傳教先生30人,修院1所,修生45人,學堂31所,大小教堂和活動點170處,教徒8000人。19世紀90年代,有主教1人,副主教2人,外國傳教士26人,中國神父6人,傳教先生58人,貞女5人,教徒16625人,大小教堂66座。

  天主教貴州教區的傳教活動是由貴陽而漸向黔北、黔東北、黔西南傳播,先后建立傳教點和教堂。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在湄潭建教堂。道光三十年(1850年),向黃草壩(今興義)、桐梓、石阡、團坡、鎮寧等地派出傳教人員。次年到安順,貴陽青巖,貴定平伐犀頭巖等地傳教。咸豐五~七年(1855~1857年)傳至畢節、郎岱(今六枝特區)毛口、普安。同治五~七年(1866~1868年),建成遵義縣城、惠水縣城、安順、普定、鎮遠、仁懷二郎壩(現屬習水)、郎岱、黔西、興義大山、興仁、安龍、龍里、福泉團坡、貴定平伐、都勻、獨山等地大小教堂或神父住宅。李萬美任主教時期,將修建大小教堂和神父住宅,作為傳教和鞏固傳教重要的工作。遵義、安順、龍里、清鎮、普定、貞豐、安平(今平壩)、定番(今惠水)、綏陽、都勻、仁懷、歸化(今紫云)等地都修建了教堂或神父住宅。1874年(同治十三年)重建貴陽和平路北天主堂大教堂。同時修建六沖關圣母堂和圣若瑟堂。道光二十年(1894年)傳入大定(今大方)并建教堂。道光二十三年(1897年),余慶教堂建成。道光二十六年(1900年)全省教徒為4萬人。至宣統元年(1909年),又建成思南、湄潭、石阡、仁懷(現屬習水縣)二郎壩、黃平舊州、貴定犀頭巖、盤縣水溝橋、三都九阡、晴隆蓮城鎮教堂等。

  咸豐十一年(1861年)四月,胡縛理收到從北京法國公使館發來的“傳教士護照”后,他穿上主教禮服,在法國傳教士任國柱的陪同下,乘紫色顯轎,盛設百余人的儀仗,去見貴州巡撫何冠英和提督田興恕,受到何冠英的冷遇和田興恕的拒見。貴州提督田興恕等警告胡縛理:黔省教門已多,實無增加教門之必要。今后教徒中,如有違法亂紀之事發生,汝等不能辭其責。幾天后,田興恕連續3次派兵到貴陽北天主堂,驅趕教徒,查抄經像、祭品及各種宗教用品。田興恕、何冠英還聯名向各府、州、縣發出一秘密公函,要求對欲圖傳播天主教淆惑人心者,以外來匪人看待,隨時驅逐,或借故處之以法。是年端午節,青巖民眾按當地習俗上街“游百病”,當一部分群眾走過姚家關大修院門前時,一群小孩齊聲高誦民謠:“火燒天主堂,洋人坐班房”。大修院守門人和4名修士出來驅趕,與群眾發生爭吵。曾幫助天主教修建青巖大修院的青巖團務道趙畏三,為掩蓋其與外國傳教士的關系,按照“秘密公函”要求,迅速派團丁將4名修生抓到青巖團務署訓斥,揚言要處死不愿放棄洋教、脫離洋人者。4個修生回去報訊后,院長白伯多祿即于次日率領全院修生逃往附近的楊梅高寨教徒家中躲避。5天后,趙畏三因修院不予答復,派人將看門人和兩位剛回修院的修生押至團務署,關押在龍泉寺。并查抄大修院,燒毀房屋。田興恕遂提升趙畏三為全省團務總辦,兼署青巖團務。7月29日,趙畏三按田興恕的命令將羅廷蔭等3人押解至青巖城北謝家坡行刑,在附近河邊洗衣的大修院女廚工王瑪爾大被團練抓住,與3人一同處死。胡縛理得知青巖的消息,立即寫信給在重慶的梅西滿,令他火速前往北京,向清政府交涉。通過與清政府代表勞崇光的談判,雙方議決:令貴陽府迅速張貼中法“天津條約”20份;令貴州巡撫將搶去胡縛理的書籍和宗教用品、屋舍等如數賠還,原物已毀者,賠銀5千兩;被殺4人,每家賠銀250兩,并由趙畏三賠造富麗墳墓4座。

  同治元年(1862年)正月十五日(2月13日),開州(今開陽縣)夾沙龍的群眾搭龍燈,準備祭龍神。當地民間組織“一心團”派人通知天主教徒參加,教徒以奉教為由予以拒絕。“一心團”總辦周國璋等前往說服時,與教徒爭吵起來。周國璋稟報開州知州戴鹿芝后,戴即飛報田興恕。田興恕讓緝案就地正法。二月十八日,戴鹿芝派周國璋率團練數10人,先逮捕囚禁法國傳教士文乃耳,后又逮捕教徒張天申、吳學圣、陳顯恒、易路濟(女)4人。幾天后,全部處死。得知法國傳教士被處死,貴州教會決定派“外事司鐸”任國柱赴京,通過公使館向清政府提出嚴重交涉。哥士耆即電告法國政府,同時聯絡英、美、俄等國駐華公使一起向清政府提出“強烈抗議”,要求嚴懲殺死文乃耳的官員。經反復交涉,賠償白銀1.2萬兩,貴陽六洞橋田興恕公廨劃撥給貴州天主教會,將田興恕遣戍完案。

  此后,清朝貴州地方政府對天主教的態度開始轉變。為對付咸同年間貴州各族民眾反清起義,云貴總督勞崇光于同治二年(1863年)求助胡縛理制造大炮數尊,安置于貴陽城墻上。他也應胡縛理的要求,派了20名兵丁保護六沖關修院。為了對付咸豐八年(1858年)十一月,普安州大坡鋪張凌翔、馬河圖領導的回民起義,清政府除派兵鎮壓外,兼用誘降政策,同治三年(1864年)勞崇光托胡縛理出面,勸降黔西南回民起義軍。是年六月胡親自從安順寫信給起義軍首領馬河圖勸降,遭其拒絕。后胡縛理在苗族聚居區傳教,不少與政府對抗的群眾信了教,愿與官府言和。在得知黔西南回民起義軍另一首領馬忠有意接受招納后,胡縛理派傳教士任國柱前往黃草壩(今興義市)與馬忠商談受降事宜,使其最終降清?;孛衿鹆x軍由此逐漸瓦解。同治二年(1863年)勞崇光、張亮基即以云貴總督、貴州巡撫兼提督名義聯合布告全省,稱天主教勸人為善,地方官必須厚待保護傳教士,允許民眾信仰天主教。

  同治八年(1869年)五月初五端午節,遵義新舊兩城民眾齊集炎帝廟打醮求神,祭醮首人楊樹勛與天主教徒楊希伯有夙怨,當楊樹勛率眾進香時,楊希伯上前阻止,雙方發生口角。后楊樹勛等迎表行至大十字街時,楊希伯又帶領百余教徒沖擊迎表隊伍,撕毀表章,且大打出手,楊樹勛等避入炎帝廟后,楊希伯等追入廟內,將廟里一切器物打毀。楊希伯等人的兇暴行為激起民眾的憤慨。當天,數千人擁至楊柳街,搗毀經堂,抄走其設備、書籍等。同時還將城外總府壩愛仁堂(教會醫館)搗毀。“端陽五月五,瘟祖打天主”的民諺到處傳誦。貴州當局派候補道陳昌運前往查辦。六月二十六日,陳昌運來到城南,數百民眾攔轎告狀。陳昌運了解事情真相后,向黔撫建議:勸說貴州主教胡縛理等和解了事,并護送布沙爾等暫離遵義。胡縛理聽了布沙爾等的匯報后,寫了致法使羅淑亞的信函2件。七月,派法國傳教士梅西滿帶到北京,面交羅淑亞,請求向清政府交涉。同治十年(1871年)一月,清政府屈從列強的壓力而將遵義教案結案:糾眾搶奪教堂財物的傅有沅,拿獲訊明正法;楊希伯挾嫌逞兇,激成眾怒,導致天主堂被毀壞,發配邊疆充軍;楊樹勛爭毆釀成巨案,杖二百,流二千里。貴州所發生的幾起教案,共賠銀7萬兩。此間,曾發生傳教士利用特權干預中國內政行為。同治八年(1869年)十一月初三日,胡縛理擅用照會形式,要求獎勵承辦教務的清朝官員前貴東道多文等人??偫硌瞄T行文貴州巡撫,認為此舉顯系違例,命貴州巡撫飭命該主教,今后不得擅用照會。

  光緒十年(1884年)八月十三日夜,有人在遵義天主堂門外嬉戲,喊“打天主堂”的口號,教徒與民眾發生口角,教徒文三和等殺死圍觀天主堂的群眾7人,第二天,遵義城罷市,群眾拆毀教堂房屋,并將7人棺殮,埋于其中。貴州主教李萬美派人去北京,向法國公使報告,促法國公使轉向清政府提出交涉,向總理衙門施加壓力。清政府與法國公使交涉達10年之久。法駐華公使串通英、美等國駐華使節聯名向總理衙門施加壓力,迫使清政府簽訂協議:中國政府對遵義天主堂和教徒所受損失賠款3萬兩;黔北一帶被搗毀天主堂及其所屬房屋,由中國官方負責修復;責令地方官對傳教士加以保護。同時確定停止天主教在遵義傳教權12年,認給被害平民每房埋葬費100兩。

第三節民國貴州天主教

  為適應教會活動發展的需要,民國11年(1922年)羅馬教廷在貴州成立安龍監牧區,民國16年(1927年)成立主教區,賈祿由監牧升任正權主教,主教府設于安龍天主堂總堂。民國21年(1932年),羅馬教廷又批準石阡分設教區(為監牧區)。民國年間,天主教徒人數的增加較快。據統計,民國2年(1913年)全省教徒為1.66萬人;民國9年(1920年)為3.4萬人;民國34年(1946年)為5萬人。

  辛亥革命時期,天主教傳教士為了解社會動態,曾利用貴州郵政總長杜達(印度人)的關系,安插教徒擔任遵義郵局、貴陽黑石頭街郵政分局局長。法國傳教士勞若望到貴陽達德學校擔任法文教員,并與校長凌秋鶚交好。民國元年(1912年)春,滇軍入黔,顛覆貴州大漢軍政府,教堂及大中修院容留標統李香池、協統黃敬齋等避難。同年6月,六沖關修院院長李嘉善率全院修生遠出修院列隊歡迎,盛情接待唐繼堯等貴州軍政要員。周西成、毛光翔掌貴州軍政大權時,教會和主教或請他們到教堂、修院、教會學校參觀、題字、留影,或請他們在舉行大禮“彌撒”時觀禮。民國18年(1929年),周西成率部出征時,專程到北堂與主教施恩話別,施恩則贈以葡萄酒、面包,并為之祈禱。毛光翔之母過生日,施恩等親往祝壽,送壽禮。作為回報,周西成、毛光翔以省主席、軍長的名義,發布告示,內容為“教堂重地,閑人免進”或“禁止駐兵”等,張貼于各教堂門首。民國24年(1935年)紅軍長征經過貴州,主教藍士謙專程從貴陽趕至遵義,率中國神職人員和教友躲避。是年冬,紅二、六軍團長征過石阡,德國傳教士逃到思南后,雇傭密探,偵察紅軍的動向,并向國民黨駐軍報告。德國傳教士耿友華帶著望遠鏡隨保安隊行動。1936年,由藍士謙主持,貴陽教會在北堂為蔣介石舉行慶壽大禮“彌撒”,邀請顧祝同等國民黨軍政要員觀禮,舉行招待會、合影等。民國34年(1945年),蔣介石到貴陽,亦邀請藍士謙及法國傳教士參加在南明堂舉行的集會。從民國25~34年(1936~1945年)任貴州地方當局的要員顧祝同、吳鼎昌、楊森等都曾到六沖關中修院參觀并受到盛情接待??谷諔馉帟r期,德國傳教士步和施等,指使人在黃平機場拍照,在鳳岡等地繪制地圖等。

  民國35年(1946年)3月,貴陽教區慶祝教區成立100周年。邀請重慶教區尚維善主教、昆明教區德維能主教、安龍教區賈祿主教、石阡監牧區監牧步和施來貴陽參加慶?;顒?。開頭和結尾的主教大禮彌撒都在北堂,以后依次在六沖關迎圣體和在博愛路、新華路教堂由邀請來的主教們分別舉行大禮彌撒。慶?;顒蛹s進行了1周時間。

  民國37年(1948年),梵蒂岡駐華公使黎培里派其助手、愛爾蘭籍神父莫克勤(William A·Mc Grath)來華組織圣母軍,貴陽、安龍教區及石阡監牧區主教積極支持。同年,外國傳教士安濟華、步和施等在貴陽、石阡等地組織反共的“圣母大游行”,宣傳“法蒂瑪圣母顯圣”等,還組織家庭迎圣母等活動。傳教士安濟華在貴陽南堂發起組織“圣母軍”。此后,在貴陽六沖關中修院、石阡雷家屯、德江、望謨組織“圣母軍”,在大修院組織、安龍組織“圣母慈愛祈禱會”,在盤縣成立“圣母慈愛祈禱會”和“青年圣母軍”。

  在貴州近現代急劇變革的社會現實和反帝反封建思潮的影響下,貴州天主教教徒和中國籍神職人員中愛國和變革意識也在滋生發展。辛亥革命前夕,貴陽天主教大修院修生即向大修院院長、法國傳教士范恩利要求追隨社會潮流剪掉發辮,他們的報告還寫到:“國家將變,辮子亦變,既然將變,不如早變,有辮不便,無辮方便,割辮割辮,曷為堪戀!”宣統三年(1911年),貴州辛亥革命爆發,有教友參加新軍,并將參加革命有功所獲獎品請法國傳教士范恩利代為保存。滇軍入黔,一些新軍士兵和革命者被槍殺,其中就有原天神會學生教友20多人。民國4年(1915年),為抗議袁世凱與日本簽訂二十一條,貴陽南北堂教徒發起組織“抗日救國會”。傳教學堂的學生不顧法國傳教士的阻攔,翻墻出去參加游行示威。

  民國8年(1919年)教皇本篤十五世批準中國教團進行“天主教中國化”運動。民國15年(1926年)二月,教皇庇護十一世又重申“不得阻礙中國司鐸擔任司鐸區及大主教區主教”。然而貴州教區卻遲不執行。對此,中國神職人員和教徒曾以各種形式表示不滿和抗議。修生李元章不滿修院只慶祝法國國慶不慶祝中國國慶的規定,有意在國慶日燃放鞭炮以示抗議,竟被修院開除。一些中國籍神職人員則公開向法國傳教士表示要討還“Jus”(權利),他們還寫請愿書寄往羅馬教廷傳信部,主張天主教改革,主張中國神父自主辦教會。民國16年(1927年),貴陽教區主教施恩迫不得已才將遵義、桐梓、綏陽、湄潭、二郎壩堂口的外國神父調往黔西南,任命中國神父袁澤宣為遵義總鐸,總鐸區堂口全部由中國神父管理。中國籍神父備受鼓舞,商議籌建黔北自治教區,以擺脫法國教會的控制。但此計劃遭到法國傳教士的阻撓破壞,終無成果。民國19年(1930年)11月,貴州教區中國神職人員自費創辦的《華鐸通訊》(簡稱《鐸訊》)出版,首期即登出全省中國神職人員的姓名、簡歷及住址等,以增進聯系和團結。民國20年(1931年)6月,為祝賀華鐸楊駿晉鐸金慶,特編??允緫c賀。對于《鐸訊》問世,外國傳教士十分不滿,他們通過教區主教,將刊物升格為教區刊物,對發表的文章內容作出限制,辦刊經費則仍由中國神職人員負責。中國神職人員堅持辦刊到民國36年(1947年)。貴陽預修院院長一職歷來為外國傳教士把持,民國36年(1947年),因院長法國傳教士葉若翰回國,改由中國神父戴溯希出任。次年,葉返華,主教藍士謙讓他復職,在中國神父的支持下,戴向主教明確表示反對意見,并警告“如不合理解決”,“便脫離教區,各自回家”。最后藍士謙以“不許對院規有任何改革”等為條件,終于讓中國神父繼續擔任修院院長。

  民國時期,中國籍傳教人員增加較快,自成立大修院以來全省先后有276人進入大修院,畢業或肄業后,多在各地教堂、傳教點工作。到1950年初,貴陽教區有中國籍神父96人、安龍教區有20人,石阡監牧區有6人。

  第四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貴州天主教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天主教界人士和愛國信徒開展了反對帝國主義的愛國運動,走上了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道路,擺脫了外國傳教士的控制,割斷與羅馬教廷在政治上、經濟上的一切聯系。

  1950年11月,四川廣元縣神父王良佐等500余名天主教徒率先發表宣言,主張與帝國主義者割斷各方面的關系,建立自治、自養、自傳的新教會。宣言發表后,1951年1月8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歡迎天主教人士的愛國運動。1950年底,范介萍、周健鐘等10余人在貴陽發表“抗美援朝反對帝國主義侵略保衛世界和平宣言”,有1022名教徒簽名擁護。1951年3月5日,貴陽市宗教界萬人上街示威游行,支持抗美援朝運動,天主教界有1200人參加。4月20日,貴陽教徒周健鐘在《新黔日報》上發表《這就是天主教的方向—致貴陽市天主教神長教友的公開信》,號召全體天主教神長教友站在反帝愛國立場上,開展“三自”革新,得到了省內中國神職人員特別是廣大教徒的支持。周健鐘與鄧汲謙、范介萍及部份教徒,起草了《天主教貴陽教區三自革新宣言》?!缎浴饭己?,有中國神父、修生、修女和教徒1800人在宣言上簽名。6月16日,法國傳教士、貴陽教區主教藍土謙被迫在貴陽北天主堂正門舉行交權儀式,將貴陽教區管理權交給鄧汲謙,藍土謙還向鄧下跪“親權”。6月24日,舉行了“天主教貴陽教區三自革新協進會”成立大會,與會者1600余人。選舉鄧汲謙為主任委員,范介萍為副主任委員,周健鐘為秘書長。不久,安龍和石阡教區也先后建立三自革新組織。10月26日,石阡縣召開萬人大會,宣布驅逐天主教石阡監牧區監牧步和施等人出境。1952年3月,相繼成立了貴陽、遵義、安順等地的天主教三自革新會。1956年3月,貴陽市天主教愛國會成立。不久,遵義、安順、石阡、安龍等地也相繼成立了天主教愛國會。1958年6月6日,貴陽教區全體神父和教徒代表選舉陳原才為貴陽教區正權主教。6月15日,舉行了祝圣典禮。6月23日~25日,貴州省天主教愛國會第一屆代表會議在貴陽召開,制定了《貴州省天主教愛國會章程》,選舉陳原才主教為主任,葉有實、周健鐘、雷維哲、郭顯榮(女)為副主任,周健鐘兼任秘書長。1959年到1963年下半年,省天主教愛國會組織編纂了《貴州天主教史資料選集》(1~4集)。1958年以后,天主教活動受到“左”思潮沖擊,到1964年僅剩下10余座教堂。1966年上半年,在貴陽舉辦了《帝國主義利用天主教在貴州進行侵略活動的罪證展覽》,參觀者達2萬人次。

  “文化大革命”期間,正常的宗教活動全部被禁止。

  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宗教政策得到了全面落實,神職人員的冤假錯案得到了平反,被占用的天主教堂得以收回,到2000年全省教堂為66座。省和各級天主教愛國組織恢復了工作。1980年11月,貴州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成立,全省各地的堂口也陸續恢復了宗教活動。1982年6月,省天主教愛國會和天主教教務委員會作出《關于貫徹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方針的若干具體規定》,重申了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原則。1988年11月,貴州省天主教愛國會第四屆代表會議暨貴州省天主教第二屆代表會議召開。11月29日,貴陽教區全體神父和教徒代表投票選舉王充一為貴陽教區正權主教,12月4日,舉行了祝圣典禮。貴州天主教會在不斷加強省天主教愛國會和教務委員會自身建設的同時,走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道路,把愛國愛教統一起來,號召廣大信教群眾投身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發揮天主教教義中的積極因素為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服務。

第二章教區和社會組織

第一節教區

  一、貴州教區

  清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羅馬教廷宣布在貴州等省設立代牧區,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中國劃分為十二主教區時,貴州為主教區之一(但未成立)。第一次鴉片戰爭后,清政府被迫于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宣布天主教弛禁,羅馬教廷于清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宣布重設貴州代牧區。同年三月二十七日貴州教區成立(屬巴黎外方傳教會),管理全省教務,由四川代牧區助理主教范若瑟兼管。次年,派白斯德望神父到貴州。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白升任貴州教區主教,貴州教區成為獨立教區。白斯德望逝世后,童文獻任教區長。后分別由胡縛理、李萬美、易德謙、施恩、藍士謙任主教。

  民國11年(1922年),安龍監牧區成立(5年后成立教區),貴州教區改稱貴陽教區。

  1999年12月6日,根據貴州天主教的實際情況和教會事業發展的需要,經省天主教愛國會和教務委員會研究決定,并報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審批,同意將原貴陽教區、安龍教區和石阡監牧區合并為貴州教區,王充一任合并后的貴州教區主教。2000年,貴州教區有教徒約9萬人,主教1人,神父18人,修女32人。

  二、貴陽教區

  民國11年(1922年),安龍監牧區成立后,貴州教區改稱貴陽教區。民國21年(1932年)石阡監牧區成立后,貴陽教區所轄范圍進一步縮小,為貴陽、遵義、安順、畢節、六盤水和黔南40多個縣。民國35年(1946年),羅馬教廷在中國改行“圣統制”,貴陽教區成為貴陽總主教區,管轄安龍教區和石阡監牧區。

  貴陽教區下設機構有主教府、大修院、中修院、小修院、圣心修女院、“天神之后”加拿大修女院等。其經費來源主要分三部分,一是羅馬傳信部下設的“傳信會”提供傳教經費,“圣伯多祿會”提供大修院經費,“圣嬰會”提供付洗臨死嬰兒、收養孤兒等經費;二是教區的收人,主要是田租收人;三是巴黎外方傳教會提供的經費。到民國38年(1949年),貴陽教區有主教1人,外國傳教士20人,中國神父54人,4個總鐸區(遵義、安順、惠水、獨山)教堂34座,教徒24526人。教堂設本堂神父1人,較大的教堂增設副本堂1人至2人。教堂有貴陽北堂、南堂和六沖關、青巖、清鎮、開陽、修文扎佐,遵義、鴨溪、桐梓、綏陽、湄潭、習水二郎壩,黔西、金沙、畢節,安順、平壩、鎮寧縣城、鎮寧黃果樹、關嶺、關嶺花江、普定、惠水、惠水擺金、龍里、貴定平伐、福泉團坡、平塘、獨山、獨山三棒、都勻、荔波天主堂。教會興辦的社會事業和慈善事業,有中學1所、小學10余所,多數堂口設有醫館、施診所或孤兒院。1958年,實行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方針,自選自圣了貴州天主教第一位中國籍的主教陳原才。1988年11月29日,貴陽教區全體神父和教徒代表投票選舉王充一為貴陽教區正權主教,12月4日,舉行了祝圣典禮。1999年12月,與安龍教區、石阡監牧區合并為貴州教區。

  三、安龍教區

  安龍教區亦屬法國巴黎外方傳教會傳教區域。清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10月,貴州教區主教施恩巡視全省各地堂口,深感教區范圍過廣,管理困難,而安龍地方自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派法國傳教士孟穆勒、莫百里、郭德祺等人傳教以來,信教者日多,其后又有傳教士郭德祿、若瑟·方義仁、方義和、卜斯克、衛利亞、賈祿、顧生、杜德林、木國棟、甘有為、富義文、陸方濟等,到安龍、望謨、貞豐、冊亨者述和乃言等地傳教,教務頗有起色,遂于民國10年(1921年)呈請羅馬教廷另設安龍教區。民國11年(1922年)經羅馬教廷批準為監牧區(即過渡性的教區,而非正式的宗座代牧區,為最低一級的教務行政區域)。民國16年(1927年)成立教區。轄有盤縣、普安、晴隆、興仁、貞豐、望謨、羅甸、興義、安龍、冊亨等10個縣和廣西天峨、西隆、西林(即隆林)、田西(即田林)、凌云等5個縣(廣西5個縣現已歸廣西教區管理)。教區設有主教府、咨議會、拉丁小修院、童貞院、“天神之后”加拿大修女院等機構。教區田產達3000石以上。主教公署設于安龍。民國11年(1922年)~1950年,法國傳教士賈祿(M.Carlo Alexandre,Francois,Marre)任主教。

  安龍教區成立后,廣西南寧教區派外國傳教士謝貴祿等專管廣西地面的堂口,巴黎外方傳教區每隔1~2年派教士到安龍教區工作。民國23~38年(1934~1949年),曾派出一批青年修士和加拿大修女以充實安龍教區。至1949年共有冷國賢、恒芳、徐思定等外國傳教士32人,白潔靈、黎德光等修女20人到安龍教區工作。為適應安龍教區教務事業的發展,除從貴陽教區派楊保祿、夏文宗等5名中國籍傳教士協助工作外,又陸續選送安龍景家沖小修院的學生到貴陽中修院、大修院,南洋檳榔嶼宗座大學、昆明蘇爾比斯大修院深造,先后培養了4批15名神父。至1949年,計有中國籍神職人員20人,其中孟憲章、吳溯源、覃澤、王紹懷、韋廷忠是布依族。安龍天主堂雇傭員役(庶務、教員、看護、工役)22人。教徒1.13萬人,其中,布依族教徒為0.7萬人。

  安龍教區有教堂20座,分布在安龍、興義大山、貞豐、興仁、盤縣、普安、晴隆、望謨、望謨桑郎、望謨羅悃、冊亨(含縣城、洛央、者述、乃言)和廣西的者隘、科皓、劉家沱等,另有安龍溫牛,興義白碗窯、頂效、西瓜洞、板江,貞豐楊家院,興仁巴鈴,晴隆,普安,望謨播東,冊亨丁馬、納絨,廣西沙梨、舊州、凌云、樂里等16個傳教站(無常住神父)。辦有安龍圣心小學、診所、病院、育嬰堂,興義普育小學,興仁培藝小學。各縣天主堂還設有經言學堂。

  1950年,中國神職人員楊保祿任安龍教區代理主教。1964年,楊保祿去世,由中國神職人員雷興仁主持安龍教區教務。至1977年,安龍教區有神職人員2人?;謴烷_放的有安龍、望謨、興仁、興義4座天主堂。1999年12月與貴陽教區、石阡監牧區合并為貴州教區。

  四、石阡監牧區

  第一次世界大戰后,法國因戰爭傷亡過重,巴黎外方傳教會向外大量派遣傳教士已有困難。貴州的法籍傳教士遂向羅馬教廷傳信部提出申請,擬將教徒少、資金缺的鎮遠、余慶、黃平、鳳岡以東一帶分讓給美國苦難會傳教士。民國10年(1921年),2名加拿大籍苦難會傳教士到了石阡,居住半年后離去。一年后,傳信部將石阡等地劃給伊蘇登圣心會德國分會傳教士。民國13年(1924年),孫恒寶、文德海、包美德3個德國圣心會士先后來到石阡,文為教區長。民國17年(1928年)文在銅仁被殺,孫在石阡河淹死,包美德繼任了教區長。同年,步和施、貝蘭德、高侯伯也相繼來石阡。民國21年(1932年),經羅馬教廷批準成立石阡監牧區,教區范圍有:石阡、德江、務川、鳳岡、黃平舊州、三穗、銅仁、余慶、鎮遠、思南等10多個縣,共有24個堂區。以步和施、高侯伯、金沃樸、吳稚、鄧博愛、毛漢東組成咨議會。民國26年(1937年),經教區選舉后,羅馬教廷任命德國傳教士步和施(M.Buch holz)為石阡教區監牧。下設主教府、小修院、修女院等機構。教區經費由羅馬傳信部提供。外籍傳教士共26人,發三愿修士3人,修女8人,中國神父10人,教徒約8000人,教堂28座。在石阡、德江、黃平舊州、鳳岡荊竹園設有醫館,配備專職神父施診。開辦有石阡雷家屯尚智小學、思南明達小學、黃平舊州世光小學、石阡城關靈明初小。建德肋撒女修院,招收新生20余名(后因經費困難停辦)。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中國神職人員蔣智謙、包太華、雷維哲相繼為代監牧。從1980年起,先后開放石阡縣城、石阡雷家屯、石阡墳嘴,思南胡家寨、思南倒流水、思南王家溝、德江縣城、火石坡、王家林、奮阡、務川毛田、余慶、黃平舊州、鎮遠、銅仁等15座天主堂。1994年,石阡監牧區有神職人員2人。1999年12月,與安龍教區、貴陽教區合并為貴州教區。

第二節社會組織

  一、修會、傳教會

  修會(Religious orders and Congregations)系天主教修士、修女的組織。一般須經羅馬教皇批準。有男女各種修會,各有自己的“會規”(組織章程)。早期的修會源于古代的隱修院,稱作“隱修修會”,后逐漸演變為近代的專事派遣傳教士到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地區進行傳教活動的社團,稱“傳教修會”。

  (一)耶穌會(Society of Jesus)

  亦名“耶穌連隊”。天主教主要修會之一。1534年,由西班牙人依納爵·羅耀納創建于巴黎,1540年教皇保羅三世正式批準。1541年,羅耀納當選為首任總會長。該會積極參加了天主教海外傳教活動,尤其注重向美洲和亞洲傳教,明、清之際來華的天主教傳教士大部分為耶穌會士。耶穌會士有貴州教區第一任監牧都嘉祿,貴州代牧、法國耶穌會士劉聲聞(Vesdelou 1708年元月),法國耶穌會士顧朵克斯(Couteulx,1715~1716年),到貴州測繪地圖的法國耶穌會士胡里特里(Fridelli)、肋日(J·B·Regis)。

  (二)巴黎外方傳教會(Missions Etrangeres de Paris)

  1653年,由法國人巴侶(Pallu)和郎珀爾(Lambert)兩主教發起,1663年在巴黎建立修道院,遂成為該會中心,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傳入中國。四川教區創始人、巴黎外方傳教會會士范益盛(Pottier,又譯名博德)曾于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到貴州務川、思南一帶巡視教務并傳教,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十一月十五日羅馬教廷傳信部授予他管理貴州教務之全權。后該會傳教士徐德新、若爾日、亞拉利、梅耶、劉瀚墨(韓默、哈默爾)、吳斯德望于乾隆三十二年、三十四年、四十二年、四十九年(1767年、1769年、1777年、1784年)到貴州傳教。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白斯德望常駐貴州。至1950年初,該會派往貴州牧區的傳教士共123名。

  此外,民國11年(1922年),受貴州教區主教施恩邀請,加拿大天神母后會(Sisters of Notre Dame des Anges)派修女到貴州傳教和協辦教區慈善事業。

  二、天主教文化協進會貴州分會

  民國34年(1945年)11月15日,于斌和他的秘書潘朝英等來至貴陽,次日約見范介萍、張永立、英銳良等人,提議成立天主教文化協進會貴州分會,經協商后向省政府社會處提出申請得到批準。11月24日,在貴陽正道小學舉行成立大會,中國神父、修生、修女和教徒1000余人參加。貴州省軍政要員楊森等到會祝賀。會上通過了貴州分會理事會的名單。范介萍任理事長;張永立、傅作相任常務理事;英銳良等8人為理事;鄧汲謙等人為常務監事。理事會下設秘書、組織、宣傳、研究等組,分別由周健鐘、石誠志、熊志明、戴溯希任組長。該會宗旨是協進推動社會文化,保障世界和平。主要工作是促進中國文化與天主教精神和道德融洽。接辦《世光》雜志,范介萍任主編。同時自辦一印刷廠,自印雜志,出版“世光小叢書”,并承辦印刷業務。民國36年(1947年)2月16日,貴州分會選舉第二屆理、監事會。理事長為范介萍,常務理事張永立、傅作相。在平伐、安順、黔西等縣設立支會,會員約68人,基本包括了貴州天主教界知識分子。

  民國36年(1947年),遵義成立天主教公教文化協進會,成員5人。1949年,貴陽教區主教藍士謙到遵義召集該會成員開會,策劃實施“應變計劃”。1955年被取締。

  三、貴州天主教戰時婦女服務會

  民國30年(1941年)8月,貴陽天主教婦女信徒和修女,為紀念“八·一三”抗戰日,提出“中國人要愛中國”的口號,發起募捐,共募得捐洋2000多元,用于制作慰問品,寄出手巾200條,面包200個以及信封、信紙等物,并到醫院慰問抗戰受傷的中國官兵。連一些不問世事的修女,也積極參加制作慰問品。不久,尉遲霞、張超蘭、張若蘭等46人發起成立了貴州天主教戰時婦女服務會,旨在“為抗戰盡本身之責任,從事生產、文化、宣傳三項工作”。經費由天主教神父、教友及社會熱心人士募助。

  四、圣母軍

  天主教徒國際性政治組織,又稱“圣母御侍團”。 民國10年(1921年)9月7日在愛爾蘭都柏林成立,目的是“毀滅罪惡的統治”,“建立基督神國”。該組織完全仿照古羅馬帝國時代的羅馬軍團,有極嚴厲的“禁誡”和“軍紀”。 民國37年(1948年),梵蒂岡駐華公使黎培里利用中國教徒對“圣母”的宗教感情,把他的助手、愛爾蘭籍神父莫克勤(William A·Moclath)召來中國組織圣母軍,許多教會大學、中學的學生參加。同年,傳教士安濟華首先在貴陽南堂發起組織“圣母軍”。 次年,步和施指使傳教士金沃樸等人在石阡雷家屯和德江成立“圣母軍”。1950年12月3日,安龍賈祿、胡其賢也主持召開了“圣母慈愛祈禱會”成立大會,全體中國神職人員20余人均參加了該組織。此外,望謨有“圣母軍”,盤縣有“圣母慈愛祈禱會”和“青年圣母軍”。1951年,貴陽六沖關修院也成立了“圣母軍”。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各地“圣母軍”抗拒人民政府接辦教會學校、阻止青年教友入黨入團,甚至配合國民黨匪特的活動,1951年5月天津等地明令取締“圣母軍”,貴州各地“圣母軍”亦被取締。

  五、天主教公教青年聯誼會

  民國30年(1941年)9月28日成立,有青年教徒,浙江大學及各中學部份學生參加,每主日彌撒后開會,討論教義、學術問題。1949年,有成員18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該組織因參與旨在對付共產黨的應變計劃,1955年被取締。

  五、貴州省天主教愛國會

  貴州省天主教神長教友愛國愛教的宗教團體。1958年6月成立。會址設在貴陽北天主教堂。宗旨(1999年修改)為: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高舉愛國愛教旗幟,團結全省神長教友,遵守憲法、法律、法規和政策,維護法律尊嚴,維護人民利益,維護民族團結,維護國家統一,遵守社會公德,實行民主辦教,貫徹獨立自主辦教會的方針。第一屆主任陳原才,副主任葉有實、周健鐘(兼秘書長)、雷維哲、郭顯榮(女)。1958年第二次委員會(擴大)會議提出:繼續深入開展反帝愛國運動,與羅馬教廷的破壞陰謀進行堅決斗爭,從組織上徹底割斷與羅馬教廷的聯系;神職人員參加勞動生產,加強自我改造;繼續貫徹宗教生活無條件服從于生產的決議;協助政府貫徹國家各項政策法令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會上還通過了《貴州省天主教愛國會章程》。

  1963年,貴州省天主教愛國會召開了第二屆全體代表會議。發表了《告全省神長教友書》,倡導全省神長教友全心全意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反帝愛國守法;徹底擺脫羅馬教廷的控制,進一步貫徹獨立自辦教會的方針;協助政府全面貫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會議選舉了第二屆委員會。主任葉有實,副主任周健鐘、雷維哲、郭顯榮,秘書長周健鐘(兼)。1964年3月,第二屆第五次常委會制定了《貴州省天主教愛國會關于宗教方面幾個問題的規定》。

  1980年10月,召開第三屆代表會議,通過了《關于貫徹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方針的若干具體規定》。并決定成立貴州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主任葉有實,副主任周健鐘、王充一、劉良知,秘書長周健鐘(兼)。1987年,省天主教愛國會和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聯合制定了《貴州省天主教宗教活動管理試行辦法》,明確規定宗教活動的活動形式和宗旨,劃分神職人員的責任區域。

  1988年11月,貴州省天主教愛國會第四屆代表會議在貴陽召開,選舉周健鐘為主任,王充一、劉國清、劉良知、雷維哲、夏祿厚為副主任,秘書長徐貴容。代表會期間,召開貴州省天主教愛國會成立30周年慶祝大會,中共貴州省委副書記龍志毅、省政府副省長張樹魁、省政協副主席宋樹功、省委統戰部長王思明等參加了慶?;顒?。1999年12月29日,貴州省天主教愛國會第五屆代表會議在貴陽召開,選舉伍光華為主任;王充一、雷維哲、夏祿厚、鐘金珉、周永俊、潘玉祥、龍成忠為副主任,秘書長周永俊(兼)。

  六、貴州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

  貴州省天主教神長教友民主辦教的教務領導機構。1980年10月成立。宗旨(1999年修改)及任務為:以圣經為依據,本著至一、至圣、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圣而公教會的傳統精神,宣揚基督福音,推進榮主救靈事業,引導神長教友恪守天主誡命,遵守教會紀律,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方針和民主辦教的原則,商討并決定有關教務問題,辦好貴州天主教會。第一屆委員會,主任葉有實,副主任王充一、伍光華、鐘志漁,秘書長伍光華(兼)。1982年6月,貴州省天主教愛國會與貴州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制定《關于貫徹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方針的若干具體規定》,規定重申了在宗教活動中不得與羅馬教廷掛鉤,不得接受羅馬教廷的通諭、發函等。1983年,制定《貴州省天主教宗教活動管理試行辦法》。1987年,貴州省教務委員會與四川省教務委員會協商,修訂翻印了4.8萬冊《圣教經課》。

  1988年11月,貴州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第二屆代表會議召開,選舉產生第二屆委員會,主任王充一,副主任周健鐘、伍光華、鐘金珉、鐘志漁、陳祿俊,秘書長伍光華(兼)。

  1999年12月29日,貴州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第三屆代表會議召開。選舉產生第三屆委員會,主任王充一,副主任伍光華、張浚哲、陳祿俊、肖鹽、肖澤江、劉興學、李利民,秘書長肖澤江(兼)。

上一篇:貴州基督教

下一篇:貴州伊斯蘭教

? 网络彩票